关注手机移动微站
  
转繁体
首页   讲史  
1949年的蒋介石
   日期 2022-8-11 

1949年的蒋介石

原创 公子小羽 栩然说 2022-07-26 云阿云智库•讲史

导读:连“老大”都认怂了,那战争还打个锤子?只是,当战争打到了1949年元旦时,蒋介石连嘴硬的资本都没有了。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像是抽掉了蒋介石的脊椎,把他变成了“软体动物”,连头都抬不起来了。

图片文 | 赵清 栩然 

发布 | 栩然说(ID:xuranshuo)

1

1949年,对蒋介石来说注定是痛彻心扉的一年。这一年刚刚开始,蒋介石的厄运就来了。

就在1949年的元旦时,蒋介石主动发表了“求和”文告,提出要以保留国民政府现行宪法、法统及国军等五项内容作为和谈条件:

“只要和议无害于国家的独立完整,而有助于人民的休养生息,只要神圣的宪法不由我而违反,民主宪政不因此而破坏,中华民国的国体能够确保,中华民国的法统不致中断,军队有确实的保障,人民能够维持其自由的生活方式与目前最低生活水准,则我个人更无复他求。”

“只要和平果能实现,则个人的进退出处,绝不萦怀,而一惟国民的公意是从。”

仅仅看这语言,还以为他挺正儿八经、为民着想。可你若了解这个长期以来高高在上、目中无人、骄横跋扈的“蒋委员长”形象,就一定会发出感叹:

啥玩意儿?这个天天把“娘希匹”挂在嘴边的蒋委员长,居然求饶了?

这些冠冕堂皇的语言,无非是一块遮羞布而已。

打不过就是打不过,求饶就是求饶,还搞这么个花里胡哨的说法?这倒像是鲁迅短篇小说《孔乙己》里的一个段子,有人说看见孔乙己偷书,孔乙己非要玩狡辩说:“窃书不能算偷……窃书……读书人的事,能算偷么?”

蒋介石心里苦啊,其实他并不是在1949年元旦时,才突然发现国民党军事实力不济。早在1948年11月14日,毛主席就在《中国军事形势的重大变化》中写道:

“中国的军事形势现已进入一个新的转折点,即战争双方力量对比已经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人民解放军不但在质量上早已占有优势,而且在数量上现在也已经占有优势。”

“原来预计,从一九四六年七月起,大约需要五年左右时间,便可能从根本上打倒国民党反动政府。现在看来,只需从现时起,再有一年左右的时间,就可能将国民党反动政府从根本上打倒了。”

关于国共两党军事实力的此消彼长,在很长一段时间以来,蒋介石心里跟明镜似的,只是嘴上不愿承认罢了。那段时间的蒋介石真是“哑巴吃黄连”--如果连他都求饶了,那国民党的上上下下还不乱套了,还不在精神层面遭受重大打击:

连“老大”都认怂了,那战争还打个锤子?

只是,当战争打到了1949年元旦时,蒋介石连嘴硬的资本都没有了。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像是抽掉了蒋介石的脊椎,把他变成了“软体动物”,连头都抬不起来了。

1948年11月2日“辽沈战役”结束,此时国民党大势已去,溃败只是早晚的事。

到了1949年元旦,“淮海战役”和“平津战役”虽然仍在进行中,但人人都已经知道战争的结局—

在淮海战役最后阶段的“陈官庄战役”中,国民党杜聿明集团30万部队被包围得严严实实,毛主席还于1948年12月17日发布了《敦促杜聿明等投降书》。到了1949年元旦这一天,四面八方的解放军华野纵队正等着这只“瓮中之鳖”投降呢!

在平津战场上,国民党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儿去。1949年元旦时,被分割包围的傅作义集团还在负隅顽抗。在之后的“天津战役”中,傅作义梦想能坚守3个月的天津,却被解放军只用了29个小时就攻陷了。

顺道说一下,在1949年春节时,毛主席还下令稳操胜券的解放军部队全面停火,供应北平市民必要的生活物资,顺道让蒋介石过年时别那么“闹心”。

可是,蒋介石怎么可能不闹心?

俗话说“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蒋介石现在还不如王小二,国民党的崩溃速度不能以年来计算,简直是“一天不如一天”。

2

哎,不甘心啊,实在想不通啊!一时之间,郁闷、压抑、愤懑、狂躁、焦虑......各种负面情绪一齐涌上蒋介石的心头,真是难受!

若放在几年前,蒋介石做梦都不会想到,自己居然还有主动找毛泽东“求和”的那一天?1945年的“重庆谈判”时,他那副颐气指使、唯我独尊的形象荡然无存,没想到自己真的成了毛泽东口中一戳就破的“纸老虎”?

若是再往前翻一翻老黄历,在十多年前的“第二次国内战争”时期,他曾多次命令国民党军队“围剿”位于井冈山的红军,那时的他又是何等的横行霸道、威风八面?

还记得在总结“第五次反围剿失败”的教训时,毛泽东曾对比过国共两党的实力,斥责博古、李德的做法是“叫花子和龙王爷比宝”。可现在呢?

现在,如果仔细对比国共两党的实力,那确实也是“叫花子和龙王爷比宝”,可角色却互换了,蒋介石自己倒成“叫花子”了!

蒋介石倒是想继续与解放军斗一斗,可是有心无力,他这个“叫花子”实在拿不出“宝”了!

纵然蒋介石内心有一万个不甘心、不愿意,他也不得不接受现实。更何况,至于共产党是否接受“求和”,还不是他说了算,主动权并不在他这里。

事实上,毛主席对事态的发展早有预测:战争打到了这一步,肯定会有一些中间派人士被蒋介石的虚假言辞所蒙蔽,对革命的信念产生动摇,对现实产生迷惘,并劝说共产党“立即停下来”。

于是,就在蒋介石“求和”公告的前两天--1948年12月30日,毛主席就在党内打了预防针,他为新华社撰写了题为《将革命进行到底》的新年献词,号召全党、全军、全国人民坚决彻底、干净、全部地消灭一切反动势力,推翻国民党的反动统治,建立人民民主专政的共和国,绝不能使革命半途而废—

“难道被迫进行了如此长期血战的中国人民,还应该对于这些穷凶极恶的敌人表示亲爱温柔,而不加以彻底的消灭和驱逐吗?只有彻底地消灭了中国反动派,驱逐了美国帝国主义的侵略势力出中国,中国才能有独立,才能有民主,才能有和平,这个真理难道还不明白吗?”

“凡是劝说人民怜惜敌人、保存反动势力的人们,就不是人民的朋友,而是敌人的朋友了。”

1949年1月4日,毛主席又发表了《评战犯求和》的评论,里面对蒋介石的“求和”言辞进行了驳斥,指出蒋介石是虚假的求和—

“原来现在喧嚷着的所谓‘和平’,就是蒋介石这一伙杀人凶犯及其美国主子所迫切地需要的东西。”

“我们早就说过,蒋介石已经失了灵魂,只是一具僵尸,什么人也不相信他了。”

就这样,蒋介石唯一的“遮羞布”,也被毛主席的此篇评论扯掉了。

1月14日,毛主席又发表了《关于时局的声明》,提出了实现真正和平的八项条件,其中第一项便是“惩办战争罪犯”。当然,至于战争罪犯到底是谁,此项声明里并未指名道姓,这让蒋介石嗅到了一丝“可乘之机”。

一计不成,蒋介石又生一计。

1月21日,蒋介石不得不以“因故不能视事”为由宣布“引退”,自己退居奉化,由“副总统”李宗仁代理其“总统”职务。

身处奉化的蒋介石,不知是否想到了《红楼梦》里的一句词:“忽喇喇似大厦倾,昏惨惨似灯将尽。一场欢喜忽悲辛,叹人世终难定、终难定!”

或许,还有那么一丝若有若无的“机会”,来个翻盘?

俗话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从蒋介石之后使出的一系列“昏招”来看,他压根不明白自己处于什么样的境地中,更没有领悟出自己一溃千里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3

回顾1945年抗日战争刚刚结束时,蒋介石为什么会找各种借口侵占共产党解放区,蓄意挑起内战?他的底气又从哪儿来呢?毛主席曾给出过答案。

1946年9月29日,毛主席就和美国记者斯蒂尔进行过谈话,他一针见血的指出:

“根据美国大量援助蒋介石使得他能够举行空前大规模内战的事实看来,美国政府的政策是在借所谓调解作掩护,以便从各方面加强蒋介石,并经过蒋介石的屠杀政策,压迫中国民主力量,使中国在实际上变为美国的殖民地。”

说白了,蒋介石压根就不在乎中华民族的独立自主,更不在乎中国人民的切身利益,他只在乎自己手上所谓的“权力”,无非是想当个“以夷制夷”的傀儡,替人家“管理殖民地”而已。

仗着有美国等西方国家在后面撑腰,蒋介石就有了狐假虎威的底气。

若中国真的由国民党掌权,那不是又回到了暗无天日、水深火热的旧社会之中了吗?中华民族还有什么独立自主可言?中国人民还有什么民权可言?

可真当国民党“兵败如山倒”时,美国等西方国家又对他做了什么呢?

事实上,早在1949年1月8日,国民党政府就提出美、英、法、苏四国政府出面,“调停”中国内战的请求,却先后遭到四国政府的拒绝。

那感觉,就像是2022年的“俄乌战争”一样。开战前,一众西方国家怂恿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挑衅俄罗斯,于是泽连斯基被冲昏了头脑,无视俄罗斯总统普京的多次警告,不断叫嚣着“我后面有人”。

可真当俄罗斯打到乌克兰时,泽连斯基却发现这些西方国家没一个上来帮忙的,只是在后面不断的喊“加油”......

可光喊“加油”有个啥用呢?关键是要帮忙顶住俄罗斯啊!这时西方国家又说了:“我是在支持啊,现在一直喊加油,不就是在精神上支持你吗?”

这下子泽连斯基醒悟过来了,心想着“完了,完了,芭比Q了”,可现在知道“芭比Q了”有个啥用呢?

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说你可怜呢,还是说你可恨?你咋就不读读中国的近代史,看看蒋介石当时的遭遇呢?当你失去利用价值时,当你的对立面站着一个无比强大的力量时,西方国家早已将你弃之如敝履,谁又真正在乎你的安危?

事实上,蒋介石曾派遣过夫人宋美龄到了美国,想利用宋氏家族的影响力换来美国的支持,却遭到了美国政府的断然拒绝,原因很简单:国民党政府已经没有任何利用价值了!

1949年8月5日,就在国民党败局已定,共产党即将解放全中国的时候,美国国务院发表了题为《美国与中国的关系》的白皮书,并附上了国务卿艾奇逊致杜鲁门总统的信。

白皮书中,美国政府再次“落井下石”,把“失败”的脏水全部泼在了国民党蒋介石身上--艾奇逊认为,造成国民党政府失败的原因并不是“美元不充分”,而是腐败。

比如,国民党军队在具有决定性的1948年内,没有一次战役的失败是由于缺乏武器或弹药,而腐败现象已经使国民党的抵抗力受到致命的削弱,它的部队已经丧失斗志,他的政府已经失去人民的支持。无需别人来击败他们,他们已自行瓦解。

蒋介石心里苦啊,又上哪儿说理去?

当然,说“国民党内部腐败”一点都不冤枉他,你去看看他蒋家、宋家、孔家亲戚在美国开设的私人账户,哪个不是中饱私囊?哪个没有巨额的资产?

一开始,蒋介石就没有把中国人民的利益当回事儿,只顾着带头往自家钱库里“刨银子”,国民党各级官员不纷纷效仿才怪,国民党内部不腐败才怪!

就在国民党高级官员一个个富得流油的时候,国统区却正在经历恶性通货膨胀,货币贬值、物价飞涨到令人发指的地步--100法币只能买4粒大米,当地的老百姓苦不堪言、怨声载道。

蒋介石对于老百姓而言,那真是现实版的“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老百姓对于蒋介石而言,那真是现实版的“庆父不死,鲁难未已”。

反观共产党,从来都是倡导“独立自主”--中国的命运一定要把握在中国人自己的手上,怎么可能依靠国外的力量实现中国的强大呢?

就像《国际歌》中唱的那样:

“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

话说回来,就算世界上真的有救世主,他也一定站在代表中国人民利益的共产党一方,怎么可能站在“胳膊肘往外拐”的国民党一方呢?

那么,蒋介石想清楚这个道理了吗?从后面发生的事情来看,压根没有!

4

接下来,发生了一件让人匪夷所思,又极其愤怒的事。

1949年1月26日,就在蒋介石发表“求和”公告还不到1月的时候,中华民国政府军事法庭居然在上海宣布冈村宁次“无罪”。

冈村宁次是谁?他是在中国犯下滔天罪行的日本战犯!

百团大战后,冈村宁次调任华北方面最高司令长官,指挥日军对八路军各抗日根据地进行了残酷的大扫荡,并对华北地区的平民进行了惨绝人寰的屠杀(三光政策)。

抗日战争末期,冈村宁次任日本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官,是昭和军阀三羽乌的第三位。

据南京中央社1月16日上海电称:

“日本战犯前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官冈村宁次大将,二十六日由国防部审判战犯军事法庭举行复审后,于十六时由石美瑜庭长宣判无罪。当时庭上空气紧张。冈村肃立聆判后,微露笑容”。

1月30日,冈村宁次从上海乘船抵达了日本,逃脱了看起来最不可能逃脱的惩罚。

如此一个罪恶滔天的日本战犯,如此一个双手沾满了中国人鲜血的恶魔,居然被宣判“无罪”?当中国人民看到冈村宁次在法庭上“微露笑容”的报道时,估计一个个心口上都在滴血!

如此荒谬的事情,居然发生了?同时,这些都与蒋介石有关。

究竟怎么回事呢?这还要从头说起。

1945年8月15日,日本政府宣布无条件投降,以蒋介石为首的反动派政府企图利用日本最高指挥官冈村宁次手下的百万日军,将共产党军队人员拒于敌占区之外,如此一来便能将日军所有的武器装备悉数的收入私囊。

蒋介石这样做除了将军备物资扩大之外,更深的一层用意,就是要在发动内战之时,借用这百万大军剿灭共产党。

彼时,已然沦为战犯的冈村宁次在接到蒋介石“只准投降国民政府”的消息后,极为明白蒋介石的“良苦用心”,之后表示谨遵命令,随即立刻复电:与国民政府紧密结合一体,断然对付共产党。

如此,原本是中国人民敌人的冈村宁次,却成为了蒋介石的“座上宾”,二人狼狈为奸。解放战争时期,他曾被聘为蒋介石的军事顾问,参与策划对解放区的进犯。

基于这层“特殊关系”,蒋介石居然在审判中庇护了冈村宁次,最后发生了如此荒谬得不能再荒谬的结果。

试问,当蒋介石做出如此离亲叛道的行为时,又置民意为何处?如今国民党在军事上一溃千里,在国际上失去了支持,在民心上失去了基础,试问“翻盘”又从何谈起呢?

更何况,“求和”公告是蒋介石主动发出的,而共产党给出了真正实现和平的八项条件,其中第一项便是“惩办战争罪犯”,只是没有指名道姓而已。如今发生了这样的事,又置共产党的意见于何处?

于是,毛主席接连发出了《中共发言人关于命令国民党反动政府重新逮捕前日本侵华军总司令冈村宁次和逮捕国民党内战罪犯的谈话》《中共发言人关于和平条件必须包括惩办日本战犯和国民党战犯的声明》,开门见山的写道:

“日本战犯前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官冈村宁次大将,为日本侵华派遣军一切战争罪犯中的主要战争罪犯,今被南京国民党反动政府的战犯军事法庭宣判无罪;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声明:这是不能容许的。”

“你们必须立即将冈村宁次重新逮捕监禁,不得违误。”

“(甲)惩办日本战争罪犯;(乙)惩办国内战争罪犯。我们提出这个项目是有理由的,是反映全国人民意志的。”

既然之前的“惩办战争罪犯”没有指名道姓,那么这次就直接点名!毛主席在两篇内容中提到了以冈村宁次为代表的二百六十名日本战犯,同时又列出了四十三个内战罪犯名单,其中“头号战犯”便是蒋介石:

“除了逮捕日本战犯冈村宁次以外,你们必须立即动手逮捕一批内战罪犯,首先逮捕去年十二月二十五日中共权威人士声明中所提四十三个战犯之在南京、上海、奉化、台湾等处者。其中最主要的,是蒋介石、宋子文、陈诚、何应钦、顾祝同、陈立夫、陈果夫、朱家骅、王世杰、吴国桢、戴传贤、汤恩伯、周至柔、王叔铭、桂永清等人。”

这下子真是闹大了,蒋介石的戏再也演不下去了!自己装腔作势做了那么多表面工作,若是现在被当做“内战头号战犯”被惩办了,那之前干的事不就付之东流了吗?

是他时运不济吗?不是!是他真的违背了人民的意愿,触发了人民的怒火!

有句话叫“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这么多年以来,蒋介石积恶成祸,到了1949年时所有的恶都一并算到了他头上!

接下来,国民党剩下的一点点残余势力,是如何被摧毁的呢?

5

自从1949年1月21日引退离开南京之后,蒋介石当天飞到杭州,第二天在陈诚和汤恩伯的陪同下回到了浙江奉化溪口老家,开始了为期3个月的隐居生活。

当然,引退是假、隐居也是假,蒋介石并没有停下来,而是继续统筹国民党的军政要务,部署长江防卫便是其中重要的一个内容。

为了获得部署的充足时间,蒋介石的策略便是一个字--拖!

蒋介石的目的是争取时间编练军队,等到长江涨水之时便可形成有利态势,阻止中国人民解放军过江,达成“划江而治”的目的,实现“两府共存”的格局。

“划江而治”最先是国民政府代总统李宗仁提出来的,意思是以长江为分界线,长江以北由共产党统治,长江以南由国民政府统治,即“两府共存”。

这话听起来文绉绉的,本质上就是在搞国家分裂!

诺大一个中国,把它分裂成两个国家,由两个政府分别统治?亏得国民党想得出这样的昏招。为了延续自己的苟延残喘,不惜成为民族罪人!

世界近代史上就出现过这种情况,凡是出现分裂的国家都成为了东西方两大阵营交锋的最前沿,各为其主、各不相让,使得本国的人民苦不堪言。

二战后的德国首都柏林被美国、英国、法国和苏联分成四区占领,被分割为东柏林与西柏林。

1949年,西德和东德相继成立,两个德国的分裂对峙持续了41年。

二战末期,朝鲜半岛上以北纬38°线作为分界线,划定了苏、美两国对日军事行动和受降范围,北部为苏军受降区,南部为美军受降区。

日本投降后,朝鲜半岛就分裂成了两个政治体制完全不同国家:朝鲜和韩国,自此“三八线”就成了两个国家的国界线。

这么多年过去了,朝鲜和韩国的关系却始终水火不相容,互不承认对方主权。真正受苦的是谁?是那些普通百姓。明明是血肉相连的亲人,却各自生活了大半辈子,一生都没有机会与“三八线”另一边的亲人团聚。

谁搞国家分裂,谁就注定被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对于“划江而治”的荒谬提议,毛主席直接否决,根本没有商量的余地!

但是,蒋介石依然死性不改,他继续打着“求和”的旗号,假惺惺的派人与共产党进行和谈,并非真正是为了实现国内的和平。

同时,国民政府代总统李宗仁虽然公开表示愿意以“八项条件”作为谈判的基础,但这是假的。实际上是想保存国民党的政府与军队,占有江南数省,以期“东山再起”。

蒋介石在电报中指示:“1、和谈必须先订停战协定;2、共军何日渡江,则和谈何日止,其破坏责任应由共军负之。”

你看看这封电报的内容,到了这般田地,蒋介石依然在痴心妄想!

对于“停战协定”的说法,人人都知道他是想拖延时间,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一旦停战,就达到了国民党“划江而治”的目的,实现“两府共存”的妄想。可全国人民早就在盼望祖国的统一,难道要让中国再现“南北朝”的分裂局面吗?

对于“共军负破坏责任”的说法,那更是旷古缪谈!众所周知,这场国内战争是国民党于1945年蓄意挑起来的,共产党一直主张和平、反对内战,只是迫不得已才奋起反击,难道还要由主张和平的一方来承担战争责任?

这种变味的和平谈判,注定不会顺利!

6

4月1日,国民政府由张治中、邵力子、黄绍竑、章士钊、李蒸、刘斐等人组成代表团,自南京飞抵北平;共产党一方,则派出了由周恩来、林伯渠、林彪、叶剑英、李维汉、聂荣臻等人组成的代表团。

谈判一开始,共产党代表团就拒绝了南京方面提出的“就地停战”和“划江而治”等违反实现和平的要求。

谈判中,周恩来坚持中国共产党基本原则,既挫败了国民党企图“划江而治”、利用和谈获得喘息机会的阴谋,又教育了广大人民群众,争取了第三方面人士。

周恩来指出,和平协定草案中必须首先分清是非,说明发动内战的责任在南京国民党政府方面的战争罪犯。

当然,在确保大原则、大方向的前提下,共产党为保全蒋介石的面子和帮助国民党进行民主改造,不再提战犯和不追究战争责任。也就是说,实现和平后,蒋介石和手下将领们只要表现好,将可以不被追究战争责任。

周恩来说:

“中共对一切战犯,不问任何人,只要能认清是非,幡然悔悟,出于真心实意,确有事实表现……准予取消战犯罪名,给予宽大待遇。”

显然,共产党已经在不损害人民利益、不影响解放全中国的前提下做出了最大让步,但对于国民党军队改编和人民解放军过江接收地方政权这两点,共产党决不能让步。

4月15日晚7时,周恩来向张治中提交了《国内和平协定(最后修正案)》,并表示这是最后的一个文件。周恩来郑重宣布:“我们限定南京国民党政府在20日以前答复,如不接受,则20日我们一定打过江去。

自此,北平和平谈判结束。

此时蒋介石依然身处于浙江奉化溪口的老家,当他读完《国内和平协定(最后修正案)》时立刻暴跳如雷,嘴上又开始嘟嘟囔囔起了“娘希匹”。

他不从自己身上找原因,直接全部将责任推到了张治中身上:“文白无能,丧权辱国!”。

可仔细想想,这真的是张治中的责任吗?提出这些不切实际的条件,派谁去谈判能成呢?

此时,蒋介石已经撕下了所有道貌岸然的伪装,恢复了本来面目。

蒋介石把南京的李宗仁撇在一边,命令蒋经国传达他的一系列手谕,给前方将领打电话,部署最后一拼:

“告诉汤恩伯,让他给我好好打,一定守住长江天险!”

“告诉白崇禧,和谈已经破裂,华中地区全靠他了!”

……

20日深夜,李宗仁、何应钦复电张治中并各代表,拒绝接受《国内和平协定》。

共产党代表团经过几天的等待,等来的却是“和平谈判破裂”的消息。

谈判桌上解决不了的事,只能用战场上的隆隆炮声解决了,坚决打掉蒋介石的最后一丝幻想!

7

1949年4月21日,就在和平谈判破裂的第二天,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主席毛泽东、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司令朱德向人民解放军发布了《向全国进军的命令》:

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

“命令你们:(一)奋勇前进,坚决、彻底、干净、全部地歼灭中国境内一切敢于抵抗的国民党反动派,解放全国人民,保卫中国领土主权的独立和完整。

(二)奋勇前进,逮捕一切怙恶不悛的战争罪犯。不管他们逃至何处,均须缉拿归案,依法惩办。特别注意缉拿匪首蒋介石。

(三)向任何国民党地方政府和地方军事集团宣布国内和平协定的最后修正案。对于凡愿停止战争、用和平方法解决问题者,你们即可照此最后修正案的大意和他们签订地方性的协定。

(四)在人民解放军包围南京之后,如果南京李宗仁政府尚未逃散,并愿意于国内和平协定上签字,我们愿意再一次给该政府以签字的机会。”

英勇的解放军战士们在炮兵、工兵的支持配合下,在西起湖口、东至靖江的千里战线上强渡长江,迅速突破了国民党军的江防,占领了贵池、铜陵、芜湖和常州、江阴、镇江等城市。

国民党军苦心经营了三个半月的长江防线,被人民解放军仅用了不到4个小时就全面摧毁。

事实证明,国民党蒋介石的一切企图和妄想都是徒劳的。

1949年4月23日,人民解放军攻克了南京国民党总统府,将青天白日旗降下,将红旗高高升起。

由此,国民党反动统治宣告灭亡。

在接到胜利的消息时,身处于北京香山双清别墅的毛主席感慨万千。他诗兴大发,挥笔写下了诗词《七律·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

钟山风雨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大江。

虎踞龙盘今胜昔,天翻地覆慨而慷。

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就在“渡江战役”发起后的第6天,人民解放军攻克南京国民党总统府的第3天--1949年4月25日,是蒋介石离开家乡的日子。

这天下午,蒋介石、蒋经国父子二人乘坐剡溪渡船到达溪南,蒋介石在新砌的石墈上缓缓步行,遥望对岸祖居,心怀难舍难别之情。他知道,这也许是他此生最后一次体验乡情了,他心里有一万个不舍,但他知道不得不离开了。

5月6日,人民解放军就打进了他的家乡--浙江奉化。

眼下,南京总统府已经被人民解放军占领了,肯定回不去。5月7日,蒋介石抵达上海,号令军队固守上海。“上海战役”自1949年5月12日打响,人民解放军仅用了16天就获得了胜利,至5月27日上海完全解放。

上海没法待了,蒋介石于6月21日上午飞抵福州,要求官兵们死守福州。8月11日,人民解放军第3野战军第10兵团向福州守敌发起攻击,“福州战役”打响。8月17日,福州宣告解放。

福州没法待了,蒋介石兜兜转转又逃到了广州。也正是在广州,蒋介石听到了他人生中最刻骨铭心的一句话--10月1日这一天,蒋介石正位于广州东山梅花村32号陈济棠公馆的官邸里,他通过广播听到了毛泽东在北京天安门城楼上激情昂扬的声音: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

此时的蒋介石紧闭双眼,心如刀绞,却又无可奈何......

眼下蒋介石还顾不得长吁短叹,因为广州也不是久居之地。10月2日,就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的第2天,广东战役打响了。10月14日,广州迎来了解放。

广州没法待了,蒋介石兜兜转转又逃到了重庆。11月1日,人民解放军正式发动西南战役,向国民党的西南防线发起强大攻势,揭开了解放重庆的序幕。11月30日 ,重庆解放。

重庆没法待了,蒋介石又乘飞机逃往了成都,可成都也不是久居之地。12月6日,刘伯承、邓小平发布了《成都平原围歼战》命令......此时,蒋介石手中只有最后一支王牌军了,连他自己都不相信能翻盘,纵然他心中骂了一万句“娘希匹”也无济于事......

这还有完没完了?逃到哪里,哪里就解放......照这么搞下去,战争还打个锤子?大陆真的没法待了,如果此刻再不逃离大陆,蒋介石将会成为解放军的俘虏。

1949年12月13日,蒋介石无奈的度过了在大陆的最后一天。此时“成都战役”还在激烈的搏杀中,在人民解放军的炮火声中,蒋介石狼狈的登上了从成都飞往台湾的飞机。

在飞机上,蒋介石俯瞰了一片狼藉的地面,心中不由感叹:“天下之大,却没有容身之处!想当年南征北战、叱咤风云,如今却如丧家之犬、东躲西藏?”

12月27日,成都解放,国民党军在大陆上的最后一个战略集团被歼灭;12月30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司令员贺龙率解放大军胜利进入成都城区,并举行隆重盛大的入城仪式,受到了成都全市人民热烈欢迎。

至此,共产党在1949年的胜利完美收官。

整个1949年,对蒋介石来说简直是噩梦般的一年,这一年他体会到了什么叫做颠沛流离、众叛亲离、四面楚歌、黄粱一梦......

8

逃离大陆后,身处于台湾的蒋介石依然死心不改,他时时刻刻在等待“机会”。

最后,我们简单的回顾一下蒋介石“反攻大陆”的几次举措,看看他在台湾的所作所为。

1950年6月25日拂晓,朝鲜战争爆发。当这一震惊世界的消息传到台北时,刚刚复职3个多月的“总统”蒋介石敏锐的认识到:这是一个“反攻大陆”的绝佳机会!他想利用这个“机会”反攻倒算,在中国大陆恢复大地主、大资产阶级的统治。

6月28日,蒋介石密电邵毓麟:“决定先以陆军三个师,运输机20架,援助韩国”,“即希分别通知麦帅及李总统”。

与此同时,蒋介石命令台湾驻美“大使”顾维钧,向美国国务院送交了一份备忘录,内称:“愿意供给适合于平原或山地作战的,富有作战经验的部队一个军约3万3千名,用于南朝鲜......”

后来,因为美国政府出于多方面的考虑,否决了蒋介石出兵朝鲜的计划,中华民族才避免了“同室操戈”的悲剧。

假如当年蒋介石真的出兵朝鲜,国民党联合美军,在朝鲜战场上与共产党兵戎相见,那会发生什么事情?中国人联合外族去攻打中国人,这简直就是引狼入室、骨肉相残!

蒋介石的目的,还是妄图让中国成为美国的殖民地,自己成为中国的傀儡“总统”,实现独裁统治......

一计不成,又生一计。蒋介石又想到了自己的“老朋友”--冈村宁次。

是的,你没看错。

就是那个双手沾满了中国人鲜血的日本战犯冈村宁次,就是那个于1949年1月26日被蒋介石包庇而被判“无罪”,在审判席上“微露笑容”,于1月30日逃回日本的冈村宁次。

冈村宁次回国后仍然不思悔改 ,成立所谓的“战友会”到处鼓吹军国右翼思想,这与蒋介石“反攻大陆”的企图不谋而合。

蒋介石集团败退台湾之后,在台北设立了所谓“革命实践研究院”。这个机构除了培训党政干部之外,还为国民党军队培训各级军事干部,为“反攻倒算”做准备。

其中,一些原日军将佐被“革命实践研究院”聘请为高级军事教官,这些人曾经在中国犯下了累累罪行,而“知恩图报”的冈村宁次便是该院的“顾问”。

然而,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件事很快被曝光,引起舆论和台湾本地民众的反对。蒋介石为了平息事端,此事只能不了了之。

同时,台湾国民党当局在美国支持下,不断派遣陆、海、空军,以金门、马祖等岛屿为前哨据点,对大陆东南沿海地区进行袭扰和破坏活动,妄图进而“反攻大陆”。

位于福建省厦门市以东的金门岛总面积为147平方公里,经国民党军多年设防,到50年代中期,已构成坚固筑垒地域;1957年底,金门设有防卫部,胡琏为司令,辖6个步兵师和特种兵部队共8.5万余人,其中有炮兵31个营又2个连,火炮380门。

1958年8月23日,在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上,毛主席言简意赅地说:“我们的要求是美军从台湾撤退,蒋军从金门、马祖撤退,你不撤我就打。”

从1958年8月23日开始,一直到10月5日,为防止以美国为代表的势力借海峡两岸、国共两党之间的矛盾做文章,制造“两个中国”的阴谋,毛主席对中央军委下令:炮击金门,坚决粉碎分裂中国的任何企图和行为。

于是,蒋介石的企图再次没有得逞。

1964年10月16日,中国大陆研制的原子弹在西北上空爆炸成功,举世震惊!蒋介石得知这个消息时,惊得目瞪口呆,半日说不出话来。许久之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了五个字:“世事难料啊。”

1971年10月25日,联合国大会第26届会议上恢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一切合法权利,并立即把蒋介石集团的代表从联合国一切机构中驱逐出去。消息传至台湾时,蒋介石直接将头上的帽子摔在地上,然后不停的流泪......

随着新中国的日益强大,以及自己年龄的日益增大,蒋介石愈发感觉到此生回不到大陆了,所谓“反攻大陆”的企图更是空中楼阁。

1975年4月5日,清明扫墓节的最后一晚,台湾台北士林官邸,躺在病榻上的蒋介石心脏停止了跳动。按照蒋介石的遗愿,他是客死他乡之人,要先以浮厝方式处理,以后有机会就早日将遗体迁葬回故里。

直到现在,蒋介石的灵柩还安放在台湾慈湖陵寝。据说蒋介石生前曾经坐车经过这里,感觉这里的景色和家乡景色非常像,于是就将这里改名为“慈湖”。

不可否认,蒋介石是个思乡之人,还是个大孝子。据记载,蒋介石于1949年4月25日最后一次离开家乡时,曾来到母亲的墓前,只见他身着长袍马褂,手持礼帽,臂挂拐杖,久久呆立墓前,沉默不语,最后还是痛哭不止。

可是,他的心中只有自己的母亲,只有自己的蒋家祖宅,只有自己的家乡浙江奉化,只有自己的儿子蒋经国,却再也容不下其他。

试问:在他的心中,将幅员辽阔的中华大地置于何处?将千千万万的中国老百姓置于何处?又将中华民族的千秋万代置于何处?

多少年来,不知多少中华大地因他而饱受战火摧残、满目疮痍,不知多少革命英雄因他而英勇牺牲、死于非命,不知多少中国人民因他而流离失所、生灵涂炭。

更何况,他竟然不把“民族利益”放在首位,是非不分,依托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撑腰来实行中国的独裁统治,为打击中国人民竟然与日本战犯狼狈为奸......

若是细数蒋介石在中国犯下的罪行,那可真是罄竹难书!

假如有一天,蒋介石的遗体真的能迁回故里,长眠于中国的土地上,那么面对那些冤死的烈士英魂,面对那些在战乱中丧命的芸芸众生,他的灵魂能心安吗?


   关注 347    返回
贺龙元帅传奇
曾国藩和太平军,哪个更进步?
 
 
关注官方手机微站
  
   
 
公司简介      咨询热线:13910949198(李桂松)      北京市平谷区中关村科技园区平谷园1区-21594(集群注册)          京ICP备16017448号
网站版权归  【北京云阿云互联网技术服务有限公司 】 所有      技术支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