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手机移动微站
  
转繁体
首页   帝国崩塌  
不患寡而患不均:百年美国兴衰录
   日期 2023-11-17 

不患寡而患不均:百年美国兴衰录

原创 六爷阿旦 2021-08-30云阿云智库•帝国崩塌

导读:美国是一面镜子,从美国兴衰变化的历史中,我们依然可以感受到,祖先留下的不患寡而患不均,这句古训中所留下的智慧。今天,对我们,依然充满启发。

美国正在肉眼可见的衰落,这是近几年来不争的事实,虽然还有很多人试图用美国拥有强大的纠错能力来为美国挽尊,但是全世界已经默默接受了这个现实,即便特朗普的出现是个意外,那拜登政府也没有任何纠错的可能,局势只是变得更糟了。

当然跟所有普通人的失败一样,在最开始的表现都是无法接受这个现实,美国现在对于衰落的认识,还局限在总是有人想害朕的想法里,殊不知,美国的问题主要出在美国自己,美国真正的敌人,不在外面,就在这纽约城里,华尔街的玻璃窗后。

美国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什么呢?其实不是外在的这些,国际影响力下降,政策朝令夕改,更大程度上是美国国内社会结构出了问题,这里面体现最明显的,就是贫富差距过大,导致社会撕裂,很多事情都开始两极分化,矛盾难以调和。

美国今天遇到的问题,在历史上都有似曾相识的经历。

一、贫富差距过大1920年代

我们有句古训,叫不患寡而患不均,这是对人类社会发展提出来的一个忠告,可以说古今中外都是适用的。远的我们就不说了,在最近这一百年内,美国从美洲崛起,到成为全球霸主的过程中,也恰好经历了一个贫富差距不断缩小的过程,而从兴到衰,又恰好经历了贫富差距由小到大的过程,这里面肯定不会只是巧合了。

贫富差距过大导致社会结构撕裂,一直被看作是国家走向内乱的根源,所以才有了不患寡而患不均这个说法。美国在1920年代的时候,就亲自经历了这个过程,当时美国社会的贫富差距拉到非常大。

下面这个图是美国一百年来,最富有的0.1%家庭和最穷的90%家庭所拥有的财富对比,蓝色代表多数穷人,红色代表少数富人,可以看到第一个差距最大的时间点,就是1929年前:

美国当时啥情况呢,跟现在差不多,实业不行,但股市天天涨,拥有上市公司的大资本可不就财富不断增加吗。但这个情况肯定也不能永远持续,后来在1929年,一个比较偶然的事情,美国要对公用事业加强管制,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人们信心动摇,股市崩盘,随后就出现了持续十年的世纪大萧条。

说是大萧条,其实就是经济危机大爆发,风险开始出清,股市暴跌,很多银行破产,大量工厂倒闭,从上面的图也可以看出来,极少数富人所占有的财富开始不断下降,穷人收入开始逐渐增加,这个拐点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呢?

就是1933年罗斯福上台后,推出百日新政后开始的。而百日新政,首先就是从整顿金融行业开始的:

在被称为“百日新政”(1933年3月9日至6月16日)期间制订的15项重要立法中,有关金融的法律占1/3。罗斯福于1933年3月4日宣誓就任总统时,全国几乎没有一家银行营业,支票在华盛顿已无法兑现。

在罗斯福的要求下,3月9日,国会通过《紧急银行法》,决定对银行采取个别审查颁发许可证制度,对有偿付能力的银行,允许尽快复业。从3月13日至15日,已有14771家银行领到执照重新开业,与1929年危机爆发前的25568家相比,淘汰了10797家。

可以看到这里面,美国对于金融行业的整顿,确实也是在危机发生之后,如果危机不出现,美国政府也拿他们没办法,只能是任其发展,所以说美国有没有强大的纠错能力,还得看危机之后,能不能抓到问题的根本。

罗斯福上台后,一方面是上面说的整顿金融行业,一方面是搞基建,搞以工代赈,给没工作的人提供干活的机会,同时还大力推行社会保障体系,这极大的提高了老百姓的收入。所以我们从上面那个图里可以看到,差不多他的第一任期结束的时候,美国社会的贫富差距,就得到了很大缓解。

再后来是1939年二战爆发,美国给打仗的各方卖战争物资,工业产能全部拉满,这个时候美国已经是全球第一的工业大国,为二战后走上第一,铺平了道路。

二、贫富差距缩小的1950年代

在二战结束以后,美国又迎来了战后重建的需求爆发,美国国内的贫富差距进一步缩小,这个时期美国的工业产能大爆发,产业工人迎来了黄金时代。拜登在1942年出生,特朗普晚了四年,在1946年出生。他们的青少年时代,都是在美国的黄金岁月里度过的。

那个时候美国是个什么情况呢?一个产业工人在工厂上班,可以养活一家人,让全家都过上中产阶级的生活,所谓美国的中产阶级,在当时就是一个全职工作的父亲,一个全职太太,两到三个孩子,有自己的房子和汽车。这个标准说实话,放到现在,全世界来看,能达到的国家可能也没几个,更不要说人口大国了,几乎一个也没有实现的。

所以说那个时代的美国,确实是贫富差距快速缩小,老百姓满意度最高的时代,伴随着贫富差距缩小的,还有一个意外的惊喜,就是美国的4664婴儿潮:从1946年至1964年,这18年间婴儿潮人口高达7600万人,这个人群被称为“婴儿潮一代”。

如果稍微宽泛一点,可以说拜登和特朗普这一代老年人,都是美国上世纪婴儿潮时期出生的,他们青少年时期经历了美国最辉煌最充满希望的时代,这对于他们的人生态度和世界观,应该形成了重大影响。

特朗普的执政口号是让美国重新伟大,可能就跟他的成长经历有关。他们这一代人,尤其是后来生活状况每况愈下的产业工人,没有不怀念1950-1970年这段黄金岁月的。从下面这个美国收入最高的1%家庭财富占比,也可以看到相同的时间点。

我们从这里面似乎也可以得到一点启发,贫富差距的改善,好像与经济快速发展并不矛盾,反倒还对人口出生率带来巨大的刺激,人们工作压力,生活压力普遍不高,生活也充满希望,社会充满活力。

三、美国黄金时代的转折点在什么时候呢?

有两个事情非常重要,一个是越战,一个是冷战。越战直接恶化了美国的财政状况,使得美国从越南撤出后,在冷战中跟苏联比一度处于劣势。而婴儿潮出生的这几千万人,在美国陷入越战泥潭的时候,正是青春期,他们对美国的这种欣欣向荣的国家信仰开始出现动摇,这就是垮掉的一代流行时期。

美国的主流文化对于过去的很多信念,在越战时期开始动摇,这为后来美国为了在跟苏联的冷战中胜出,在经济和金融政策上,重新选择新自由主义,埋下了伏笔,这个伏笔,又影响了之后的50年,直到现在,还处于这个影响周期之中。

而从美国社会结构的角度看,美国重新放任金融资本扩张,最大又最深远的一个影响,就是贫富差距重新不断扩大,到现在可以说基本上已经彻底失控。

四、彻底失控的2020年代

我们回到上面的那张图,可以看到0.1%的富人收入开始不断增加,其实也有个拐点,就是在1980年代。

这个是怎么开始的呢?

从里根上台开始的。里根总统给人留下的几个有代表性的词语是什么?演员,新自由主义,星球大战计划。这三个可能也正是他最鲜明的时代特征,演员,代表了他是一个被推上前台的人物,新自由主义,是支持他的人所希望执行的经济政策,星球大战计划,代表了他应对冷战的方式。

里根的出现,中途还遭遇了一次可能是源于保守主义的反扑,在他上任仅69天的时候,遭遇了一次神秘的刺杀,不过后来行凶者约翰·欣克利被法庭判定精神失常,因而罪名不成立,被送精神病医院治疗。

里根的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其核心精神与罗斯福新政格格不入,他结束了起始于美国70年代的大通胀,但是也解放了金融资本贪婪的天性。我们可以看到从1980年代的里根时代开始,美国的贫富差距,开始不断扩大。

整个八十年代美国的金融资本开始不断扩张,虽然这一定程度上最终帮助美国,在冷战中战胜了苏联,但是在90年代初,随着苏联解体之后,也没有人可以再制约他们的扩张了。美国的金融集团在后,跨国企业在前,开始了一轮全球的扩张,这个过程也推动了经济全球化开始不断加速。

但是伴随这个过程的是,美国的工业产能不断从美国搬到工资成本更低的国家去,原本在50年代可以一人工作养活一家子的产业工人,从90年代开始,不断失业,别说养活全家,养活自己都够呛,孩子上大学的钱都拿不出来。

美国总统奥巴马,也是1961年黄金时代婴儿潮出生的,他1991年以优等生身份从哈佛大学法学院毕业,而后直到2004年,都是在芝加哥大学法学院教书,他算是高级知识分子,妥妥的中产阶级吧?他读大学的助学贷款,从1991年毕业起开始,一直还到2004年,还完贷款的那一年他都43岁了,再过四年他就该当总统了。

这是奥巴马还贷款的经历,换做是其他普通家庭,一个家里2-3个孩子,要是都上大学,怎么负担得起?要是自己还贷款,他一个哈佛毕业芝加哥大学的老师,都要还14年,普通人又要还多久?

这跟50年代那种中产阶级的生活标准,已经是天差地别了,那这背后,美国各种各样的金融贷款,都是怎么发展起来的呢?我们从美国的信用卡发展历史中,可以看到那么一点变化,其实信用卡最早在1950年代就已经出现了,但是由于诸多法规的限制,一直没有发展起来:

在1970年代,只有16%的美国家庭拥有银行发行的普适信用卡,平均欠款额839美元。20%收入中等的家庭中,只有14%拥有普适信用卡。但是到了1980年代末,拥有信用卡的家庭已经达到56%,信用卡平均欠款额达到2404美元。20%收入中等的家庭中,62%有了信用卡。

这种金融行业的快速发展,跟里根在任上放松各种管制政策是离不开的。当然这只是一个开始,金融资本的特征就是会不断扩张,没有边界可言。最后的结果就是2008年的次贷危机,华尔街终于捅了个无法收拾的大篓子。

那么这时候,同样是危机发生,但是我们可以看到美国政治精英做事的区别就来了。在1933年罗斯福上台后,采取的是加强监管,两万五千家银行,淘汰了一万家,把风险彻底出清。而2008年危机后,美国是大而不能倒,由财政部兜底。

这个区别就是啥呢?美联储连年放水,美国股市连年新高,但这些有啥用呢,你去看美国的社会结构,贫富差距越来越大,现在那0.1%最有钱的家庭财富,早已经超出了90%最穷家庭的财富,而这个结果就是美国的贫富差距,突破历史记录,超过了1929年最高的历史时期。

到2020年代,经过特朗普和拜登,两位黄金岁月成长起来的总统不断接力,美国的贫富差距,可以说已经彻底失控。

我们再看美国的人口出生率,也是类似的,在经历了4664婴儿潮之后,进入80年代,出生率不断下滑,现在美国的白人人口的出生率已经非常低了。

去年美国人口普查局公布2020年人口普查结果,结果出来让人大吃一惊,美国的白人占比只有57.8%,连60%都不到了,要知道50年前的1970年代,白人在美国人口中占比还超过90%,是绝对的主体人口。现在老墨和非裔已经占到了30%了。

原因是啥呢?白人不愿意生了呗。他们正在把自己的国家拱手让给自己最瞧不上的那些人。然而又有什么办法呢,当80年代华尔街金融资本重新借助于新自由主义崛起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在黄金岁月出生的这一代人,他们的子女,可能永远也过不上他们年轻时那种无忧无虑的生活了。

我在《衰退中的美国,白人在变少,三十年后可能分裂成这样三个国家》里写的美国可能会分裂成三个国家,可不只是调侃,而是美国三十年后,很可能会不得不面对的现实。

五、最后

近代一百年来,美国从兴到衰的历史,也是美国社会剧烈变化的历史,我们可以看到美国的贫富分化,与人口出生率,给社会结构带来的变化,这种社会结构变迁的过程,又对美国产生了全方位的影响。

美国是一面镜子,从美国兴衰变化的历史中,我们依然可以感受到,祖先留下的不患寡而患不均,这句古训中所留下的智慧。今天,对我们,依然充满启发。

美国进入战略收缩期,世界会更加动荡不安

原创 六爷阿旦 2021-08-27云阿云智库•帝国崩塌

导读: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如果你在未来还是会经常听到这句话,就证明一点,至少外部金融风险还没解除。美国主导的美元资本退潮,会是一个大势,还没正式退潮的时候,最好不要逆势而为去扩张或者抄底,容易被一波带走。

今天的阿富汗,就是一个全球的缩影。美国推动全球化,经历了不同的阶段,其中最后的加速阶段,就是从入侵阿富汗开始,同一年批准我们加入世贸组织,其后有大约15年的时间,全球化高速扩张,直到贸易战出现,美国开始踩刹车。

现在美国坚决从这里撤出,恐怕也意味着由美国主导的全球化,在经历了十多年的高速扩张期后,至少将进入一段时间的低潮。这段时间将会有多久?没有答案。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在美国进入战略收缩期之后,世界局势毫无疑问会更加动荡不安。

因为美国一根筋认定,现在的全球化跑偏了,已经不符合美国的利益最大化,过去以世界警察身份自居,是为了保障全球化之下的国际秩序稳定,现在全球化都不想要了,更别说承担责任了。

那以前捅的篓子怎么办?估计只会由他去了。

一、美国的拐点到底在哪一年?

很多人看到今天美国从阿富汗撤出,才意识到这可能是美国的一个转折点,实际上这个转折点在很早以前就已经出现了,在这个大的战略问题上,美国是很清楚的,安排的撤退路线也比较清晰。

美国国力的顶点,应该说是在2001年吧,这一年小布什新当选总统,前任克林顿交接给他的这个国家,消灭了赤字,已经历史性的实现了财政盈余。国际上更不用说,吃了将近十年苏联解体的红利,四海之内无敌手。

这种影响力体现在军事上,就是2001年打阿富汗和2003年打伊拉克,这两场势如破竹的战争上。但是随后就遭遇了军事上的转折点,从2005年伊核问题出现之后,美国再没有那种超大规模的战争。

直到2011年叙利亚战争失败,整个军事扩张的拐点,在2011年出现。

然后是在2015年,美国加入TPP和TTIP这两个区域性经济协定开始,美国在经济上已经在谋划全球化之后的退路,虽然后面特朗普退出了TPP,但是他没有退出TTIP,同时还弄了加强版的美加墨北美自贸协定。

到2018年,美国开始制造贸易战,可以看作经济上扩张的拐点也已出现。

从阿富汗撤军,可以看作是军事上战略收缩的延续,所以说阿富汗今天的问题还只是摆在眼前的,随着美国的进一步收缩,以前美国扩张的边界地带,都会面临这样的问题,就是美国不会再有足够的军事力量支撑,如果以前跟美国混的势力顶不住,那肯定就会带来混乱。

所以我们总体上看,现在已经很明确了,美国想要的那种全球化他得不到,那别人可能也很难得到。从2011-2021,用了十年时间,美国整体上看,从军事和经济层面都还是在有序收缩。他不会看着这一套体系被别人利用的,因为在美国眼里,这就是他一手搭建起来的。

某种程度上,美国在过去的全球化中确实发挥了很大的作用,推动建立统一的世界贸易规则体系,统一的支付结算体系,甚至大量的工业化产品都是基于统一的标准,而迅速进入到世界各国。

只是美国后来心太大,还想在这个基础上建立统一的价值观和国家体制,那可能步子就迈太大,以至于扯着蛋了。阿富汗以前是个王国,本来发展挺好的,后来苏联把他搞成民主共和国,苏联一走,阿富汗就恢复了酋长国,现在美国又搞了20年,这美国前脚刚走,后脚酋长国又回来了。

阿富汗还是好的,美国的队友基本没反抗直接就翻了天,避免了大范围的内战和伤亡,未来在其他地方,运气就不一定有这么好。

二、哪些地方最危险?

全世界的势力交错,大概是三个方向,一个是东亚,日韩有美军基地,以他们为核心形成第一岛链。现在这里还是全球的制造中心,所以战略位置是最重要的两个之一。另一个是中东,全球的石油出口中心,关系着美元地位的存亡,也是战略位置最重要的地区。还有一个是北约东扩,顶到俄罗斯家门口的那一线地区。

如果美国连中东这么重要的地方,都在进行收缩,那么东西两侧缓冲带上的小国家,就要格外小心了。像俄罗斯的西边,波罗的海三国和乌克兰,这都是最容易出现冲突的地方,过去美国撑着的时候,就有点像阿富汗政府军,美国要是撑不住,那就不好说了。

而到了我们周边,也是差不多的,但是现在尤其是南海周边的东盟国家都很清楚形势,基本上没有人搞一边倒的站队,都是尽可能的在中间谁也不得罪。所以美国也没有好办法,最近美国副总统哈里斯去新加坡访问的时候,重新表了一下态:

谈及美国在东南亚和“印太”的存在时,哈里斯称美国不针对任何国家、也不希望任何人在国家之间“选边站”。

这是因为东盟国家现在经济上跟我们深度捆绑,没有任何一个国家会想着给美国当前锋,美国也很清楚,难以勉强。所以在东亚这一条线上,就只有日本和台湾,是处在缓冲带上,坚定站在美国一边的。

最后就是中东地区,以色列毫无疑问会是美国最坚定的支撑,这个地位不可能动摇,但是过去以色列可以随便打别人的时代,可能也要结束了。甚至不排除,将来被别人打了,也要忍一忍。

美国“军事”网站8月25日美联社的消息称,以色列国防部长甘茨当天指责了伊朗于上个月从其领土上发射了一架无人机,并对一艘油轮实施了“致命袭击”。以色列防长还重申,如有需要,以色列将开展单独行动以阻止伊朗获得核武器。

炸油轮这个事,以色列说要报复喊了一个月,没有下一步动作,以色列国防部长还说可以单独行动阻止伊朗获得核武器,其实这都是在跟美国喊话,意思大概是:别拦着我,让我干他。但是美国现在只能以大局为重,以色列可以发动战争,但是一旦打起来,那不就是把美国又重新拖入战争中了吗?

以前可以,现在美国在战略收缩,是万万不行的,所以后面,以色列要忍的事可能会越来越多。

总体上美国不会为了之前的全球化标准,而进行大规模的资源配置,这可能会导致一系列的混乱,在各个方向的缓冲带上,旧势力退潮,新势力崛起,很长时间内可能会是一个动态平衡的过程,动态平衡听起来还行,说直白点就是打来打去,直到其中一方掌控局势。

三、动荡会加剧美元回流

和平与发展可能是时代的主流,但是动荡不安作为插曲,也从来没有缺席过。最近出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消息,就是美国在考虑承诺未来战争中不首先使用核武器。

包括前国防部长威廉·佩里在内的美国前官员和军控专家在写给日本首相和各政党的公开信中表示,希望日本政党不要反对美国可能采取的“不首先使用核武器”政策立场。另有媒体报道称,拜登政府正在酝酿推出新的《核态势评估报告》,届时可能明确“不首先使用核武器”政策。

核威慑被看作是这几十年来大国之间没有战争的主要原因,美国如果放弃核威慑,既有点放下枪让我们来个公平决斗的意思,又有点唯恐天下不乱的感觉。因为跟我们不一样的是,我们是从有核武器开始就对外公开承诺了这个立场。而美国这是突然准备改变立场,那给世界的感觉肯定不一样了。

根据过去的历史经验,不管是战争还是战争预期,都会加快美元的回流。我们老说上一次美元回流失败,是2015年底美联储加息的时候,美元回流不理想,没有达到预期。但这一次不一样的是,此次美元回流不会像上次那样是针对单一大国,而是针对全世界。

一个动荡不安的世界,美元资本能往哪去呢?美国在北美洲,远离欧亚大陆,美国依然还有强大的军事力量,所以说,要论安全,美国肯定会是乱世中的首选,这一点来说,不管是欧洲,还是日本,还是那些避税天堂的小国,都不可能取代美国的地位。

现在最大的悬念是,美国金融扩张的拐点,会在什么时候来临?军事和经济上扩张转向收缩的拐点,在过去十年,已经陆续出现,美元不可能无限扩张,没有军事和经济的支撑,美元也不可能持续扩张,这个拐点一定会到来。

美元资本在过去的几十年里,随着全球化一起,进入了很多国家。未来美国提供的保护,赚钱的模式,可能都不能像以前那样维持了,他们肯定会做出自己的选择,趋利避害是本能反应。

只不过现在有的人盯着美联储的金融政策,有的人盯着美股,还有的人盯着美国的通胀,参考的风向标各式各样,但都是想看到最早的动向。

四、最后

很多人能举出不同的例子,从不同的角度来说明,这一次美国不一样,美国不敢收缩美元,其实每一次美国的金融周期转向时,都会有很多人认为这次不一样,美联储不敢这么干,而事实上,每一次都是这么过来的。

过去我们经常听到这么一句话: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这个风险既有内部的,也有外部的,很大程度上来说,外部的因素可能要更多一些。如果你在未来还是会经常听到这句话,就证明一点,至少外部金融风险还没解除。

美国主导的美元资本退潮,会是一个大势,还没正式退潮的时候,最好不要逆势而为去扩张或者抄底,容易被一波带走。


   关注 1129    返回
“落樱神斧”华盛顿:美国国父不为人知的一面
四个月之后的2024年1月会发生什么?
 
 
关注官方手机微站
  
   
 
公司简介      咨询热线:13910949198(李桂松)      北京市平谷区中关村科技园区平谷园1区-21594(集群注册)          京ICP备16017448号
网站版权归  【北京云阿云互联网技术服务有限公司 】 所有      技术支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