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云阿云网站
 账号    密码   注册
  (0)   
 
 
关注手机移动微站
  
转繁体
孟宏伟部长和他的格蕾丝·孟小姐
   日期 2021-1-24 

原创 民仲平  摆摊论江湖

导读:有趣的是,结婚以后的孟宏伟官运不再,在副部级位置上迟迟不能进步,反被一些新人陆续超车。但是高歌却迎来了自己事业的高潮。她于2005年之后,在北京和她老家青岛的政商学三界,爆发出了惊人的功力。

2018年10月的法国里昂,天气温和适宜,正是旅游旺季。

而格蕾丝·孟(Grace Meng)却无心欣赏这一切。这位长着东方面庞,身材姣好的中年女性,穿过游人如织的街道,在几名法国警察的保护下,来到了一处酒店。

在狭小的会议室,等待她的是几名美联社记者。背对着镜头,她哽咽的请求记者帮助她寻找丈夫:

“为了我深爱的丈夫、为了我年幼的孩子,为了我的祖国和人民,虽然见不到我的丈夫,但我们始终心灵相通······我丈夫为祖国工作了四十年,十五年来参与国际合作,受到国际同行的尊重。我们在国外银行没有账户,没有私藏财富”

如此大义炳然,让人不禁肃然起敬。感觉好像是100年前,那些来到里昂学习马列主义的革命家一般。

不过她不用担心太久。当晚,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就发布了关于他丈夫的消息。这条消息十分简单,文字比孙力军的还要少。

没错,格蕾丝·孟的丈夫就是中国最知名的几位警察之一——孟宏伟,警号000005

01

如果从一名普通妻子的视角看,格蕾丝·孟对丈夫的担心可以理解。

18年9月中旬,作为国际刑警组织主席的孟宏伟,被通知回国参加一个会议。

孟宏伟可能已听到风声。但由于被通知回国参会也是很正常的事,因为他此时的身份是双重的,既是国际刑警组织的主席,又是公安部的副部长。甚至说,国际刑警主席是不需要常驻办公的,他其实更应该常年在北京办公才对。

所以,孟宏伟没有犹豫,就登上了回国的飞机。

9月25日中午12时左右,孟宏伟搭乘的飞机抵达首都机场。便衣的出现,让他意识到了什么。慌慌张张、匆匆忙忙之间,他给妻子发了一条短信:

“等我电”

可是后来,格蕾丝·孟再也没有收到丈夫的电话和任何信息。直到孟宏伟被通报落马的新闻传出,她才知道丈夫的去向。

任何一个妻子,出于本能,此刻都会感到不安。

但是如果格蕾丝·孟,把丈夫被调查一事说成是不正义的,则她显然是愚弄舆论了,套用一个当下的流行词,就是挟洋自重。因为他丈夫是如何一步步走向深渊的,她最清楚,甚至可以说,是她陪伴着孟宏伟走完这一路的。

02

这一路的开始,是在2004年。

这一年的孟宏伟51岁。他迎来了自己事业上的又一个高潮,7月,公安部举行副总警监警衔授衔仪式,时任局委、部长周老虎向孟宏伟颁发了副总警监警衔命令证书。

左一为河南公安厅长秦玉海,左二为孟宏伟。周老虎讲话:希望大家以此为起点,牢固树立大局意识、政治意识、忧患意识、群众意识、法治意识。秦玉海与孟宏伟也分别表示,决不辜负党和国家的期望与重托,在各自的工作岗位履行好自己的神圣职责,用实际行动做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结果,他们三人,谁都没有兑现当年的诺言。

4月份的时候他刚由部长助理,正式晋升为副部长。

这一年的格蕾丝·孟32岁。那时候她还不叫格蕾丝,更不姓孟,而是叫高歌。高歌像那时候很多北京的年轻人一样,喜欢给自己找很多虎皮,拉很多大旗,以方便进入各种圈子,充当各种掮客。

她二十多岁就当上了一个名为高阳科技控股公司的总裁助理,这个公司大约是个皮包公司,总裁助理这种头衔估计更是在公司里满天飞。30岁的时候,高歌成为了普天系统集成公司的副总裁,而据说这是一家披着国企外衣的皮包公司。

高歌是典型的小商人心态,热衷于混迹北京的任何一个有风云人物参加的聚会。她的梦想,或许就是突破自己的阶层,进入到一个权贵之圈。

有道是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脚

这一年初夏的一场网球球局上,新婚不久、风姿绰约的高歌,终于遇到了高大帅气、权势正盛的孟宏伟

九十年代与二十一世纪初的北京官场,热衷于网球这项传统的西欧贵族运动。电视剧《大江大河》中描述的宋运辉去室内网球场拜见化工部路司长的画面,可以说是十分逼真的还原

但孟宏伟不是一个轻易能接近的人。因为一个少年得志、仕途顺遂的人,往往有一个特点,就是高傲。

孟宏伟有足够高傲的理由。他来自北京大学法律系79级,同学之中政商学三界人才辈出,知名诗人海子也是其同学。

1983年,大学毕业的孟宏伟来到了刚恢复组建不久的中央政法委工作。两年后,俞强生叛逃,直接导致国安老部长凌云和政法委书记陈丕显去职。

新任政法委书记到位后,进一步启用知识型青年干部,孟宏伟由此进入了办公室从事专职秘书工作。此后,他在政法委办公室,开启了自己的仕途。

邓恢林也曾在中央政法委办公室任职。

孟秘书服务保障出色,获得认可肯定

1992年,政法委换届之际,老秘书孟宏伟被安排赴任政法系统第一强势单位——公安部,任部治安管理局处长,后紧接着任文化保卫局副局长、局长,交通管理局局长。2002年,更是升任党委委员、部长助理、交管局局长,跻身副部级。

高歌虽谈不上绝色,但也算的上是肤白貌美气质佳,更关键的是,浸染北京各种交际圈多年的她,能够在众多以男人为主导的社交场合之中游刃有余,而且气质拿捏也是十分到位,时而柔情似水,时而陷入深思,时而乖巧可爱······

孟宏伟与高歌,本是两个平行世界的人,按照正常发展路线,两人本不会有什么交集。但在2004年的这个网球场上,二人一见如故。

03

爱情之火,烈焰熊熊。孟宏伟与高歌迅速住在了一起,虽然他们此时还都各自拥有家庭。

随后他们分别完成了离婚手续,并在第二年正式成为夫妻。

有趣的是,结婚以后的孟宏伟官运不再,在副部级位置上迟迟不能进步,反被一些新人陆续超车。但是高歌却迎来了自己事业的高潮。她于2005年之后,在北京和她老家青岛的政商学三界,爆发出了惊人的功力。

起初只是皮包公司小高管的她,开始担任新华锦集团(位于青岛)副董事长,鲁信投资控股集团(山东省属国企)董事,北京银行董事,中国太平金融控股副总经理,银华基金董事······

熟悉商业界的人都知道,这种不管事、不负责、不上班、只取薪的董事职位,不少都是专属于背景人士的。

即便在商界摸爬滚打、十分繁忙,但高歌并没有忘记学习。虽然第一学历只是大专,但她却在新婚之后,仿佛一夜之间打通了任督二脉,先后取得了外经贸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对外经贸大学法律硕士学位、北京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学术造诣令人高山仰止,一边工作一边攻读了顶尖名校的管理学、法学、经济学三大学科的博硕士学位,试问今天中国最一流的教授中又有几人能做到呢?

在北京大学读博期间,58岁的孟宏伟和39对高歌迎来了他们的爱情结晶——一对双胞胎。民仲平很好奇,这会不会是如同郑爽一样的代孕呢?

正处在双胞胎哺乳期的高歌,不仅完成了多篇期刊论文,还顺利完成了博士论文的写作、答辩。不知让多少为发论文而愁的博士汗颜。

中国商人有个爱好,特别喜欢混个红顶子。正经的官当不了,就争取个人大代表、政协委员。高歌也不例外,她是中国民主建国会青岛市委员会副主委、山东省政协常委、全国青联委员、中国青年企业家协会常务理事···。

而值得一提的是,此时拥有这么多帽子的高歌,其实已经是香港身份。长期分管国际合作、出入境管理的孟宏伟,为妻子办个香港身份并不难。据说,孟还曾为某大型国企的妻儿老小办了一整套香港身份。

随着阶层的跨越,高歌的心态发生很多转变,她现在再也不是那个游于社交场所的“高总”了,而是部长太太,是警号000005的夫人。

有了孟部长在,她可以轻松拿下北大的博士学位,她可以成为知名的企业家,她可以做政协常委··,那么,还有什么是她不能做的呢?

04

2013年,高歌成功获得了北京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孟宏伟则高升一步,兼任国家海洋局副局长、党组副书记兼中国海警局局长,继续担任公安部副部长,同时明确为正部长级。

此时,虽然已是十八大后,但是骄横已成习惯的孟宏伟和高歌却并没有任何收敛,反而愈发张狂。

他们或许已经被权力迷惑,甚至说被权力损坏了智商。他们仍沉浸在过去,相信自己的权力是无不可为而且永不过期的。

刚刚因机构改革而成立的海警局,由中国海监总队、公安边防海警部队、中国渔政、海上缉私警察整合而来,这里面有普通的行政执法队伍,也有警察队伍,更有现役的武警部队,是一个标准的强力机构。

国家对海警局寄予厚望,首任局长孟宏伟也是期待颇多,只不过孟宏伟的期待都是个人利益上的。

手底下有了现役部队,他和高歌就自然而然的搞起了郭徐时代部队的那一套,让部队战士当家里的“佣人”“保镖”。光保障他的战士就有10多个,这些战士分工明确,搞卫生、做饭、开车、照看孙子和双胞胎儿子、接送上学、保障高歌出国旅游·····

据说,夫妻两人对待战士非常苛刻。当厨师的战士,早上四五点要起床去做早餐,晚上11点多做完夜宵、洗罢碗盘才下班,而这中间,稍有口味不合,孟宏伟就大发雷霆。高歌则更胜一筹,她针对战士制订出“服务人员工作守则”,并实行量化管理,这一点倒是真像企业家了。

“特权思想极其严重,公权私用,滥权妄为,肆意挥霍国家资财满足家庭奢靡生活”

纪委的这个评语真是到位。

由于军车实在是太方便,孟宏伟一下子占用了5台武警牌照的军车,有的用于接送妻儿,有的用于全家出游,甚至有的长期不开留着备用。他还甚至让高歌去部队大院挑车,真是把部队当做4S店了。

他还看上了河北海警支队在北戴河招待所的一栋别墅,他要求部队花了200多万进行装修,之后就住在这个别墅度假。而休假期间,则有10多名官兵进行保障,夜间还要专门设置警卫哨。而外出游玩时,军车、海警巡逻艇都是标配。

如此景象,简直是军阀一般。高歌,自然也就成了“军阀姨太太”

05

2016年,在巴厘岛举行的国际刑警组织主席选举会议上,孟宏伟以压倒性优势成功当选该组织的执行委员会主席,成为该组织百年历史上的首位中国籍主席。当然,这也是一次“被第三世界小兄弟抬着进去”的当选。

这个原本以欧洲成员国为主的组织拥有194个成员国,是联合国以外世界上规模第二大的国际组织。

2017年2月,首次参加执行委员会大会的孟宏伟表示:自己有志成为国际刑警组织历史上最积极主动的主席。

此时64岁,已经政治圈逐渐靠边站的他,显然想在国际舞台上发力。

但其实,执行委员会的主席既无薪酬,也无实权,每年只需前往办公地法国里昂两次。按照惯例和规定,真正掌权的是秘书长。

不过孟宏伟直言:秘书长应该执行命令——而不是下达命令,秘书处不是下决定的地方,这是执行委员会的职责。

他显然又犯了权力膨胀的老毛病。干啥都是喜欢抓权,自己必须是至高无上。

此话一出,孟宏伟就和秘书长有了冲突。秘书长是一名任职已久的德国警官,他注重程序,接受过正规警察学院教育,哪里受得了这些。而且,这位古板内向的德国老警察,根本不知道:

这种出身大秘、部级多年的大员,会有多么强大的权力欲与权力自信。

孟宏伟展现自己的能量的第一步不是业务方面,而是在搬家方面。

孟宏伟的前任主席们没有人会到法国里昂居住的,毕竟只需要一年开两次会而已。按照中央有关规定,他也不属于常驻国外工作人员。

但他还是坚持以驻外工作名义,长期住在里昂,为此还公费租住了占地几千平米的豪宅,安排多名干部及军人到里昂为妻儿提供家庭服务,并派部队官兵出国保障其妻子在欧洲的生活与旅游。

高歌,也是在这时候变成了“格蕾丝·孟”,这成了她在欧洲时的标准对外称呼

孟宏伟还带了四名秘书进驻里昂的办公室,并在中国配了一个全职翻译团队。他还经常在里昂的米其林三星餐厅与来访官员以及同事共进晚餐。这些习惯倒是真像十八大之前的某些高官,但十八大之后,如此张狂之人已经很少见了。

这些行为着实让老外傻了眼,他们或许从没见过这么牛的执行委员会主席。

孟宏伟还提出了一个新想法,即在瑞士的苏黎世建立一个有独立预算的国际刑警组织战略研究中心,研究国际警察合作以及他四年任满后可能会参与的其他课题。

国际刑警组织的部分官员认为这不可思议。其实没什么不可理解的,关于研究中心的提议很寻常,中国的任何一个大机关都会有个研究院、学会这类的,很多退休老领导在那里任职。苏黎世的研究中心,很可能也是孟宏伟为自己卸任后不回国找的一块安全处所。

06

遗憾的是,孟宏伟用不上这个位于苏黎世的研究中心了,他现在必须要在国内养老了。

不过不用担心,他养老居住的地方,很多老同事会陪伴他,一起在公安部搭过班子的有原部长周老虎、原常务副部长李东生、原副部长孙力军·····还有不少同系统的同事龚道安、张越、邓恢林····

他的刑期并不长,如果在狱中表现足够好,在有生之年是很有希望与他的格蕾丝·孟小姐重逢的。

已定居法国的格蕾丝·孟,是否到时还能与他重复昨天的故事,孟宏伟这一张旧船票能否登上她的客船呢?

不管如何,民仲平想对格蕾丝·孟小姐讲一句:这世上确实需要真情,但亦要有公义之心,倘若孟先生真的如你描述的那般“正直、清廉、为民”,若你们真的一直是“为了祖国和人民”,那你全家挥霍无度的财富是从何而来?

不要在台上时只会鱼肉人民,出了事就想起人民了

2021年,政法队伍教育整顿将正式开启,这刮骨疗毒式的自我革命、激浊扬清式的“延安整风”,势必将对政法系统的不少问题官员产生极大的震慑,一批老虎可能落马


   关注 450    返回
赖小民打破贪官死刑最快纪录的背后
竞争还是栽培?当代中国官员的晋升逻辑
 
 
关注官方手机微站
  
   
 
公司简介      咨询热线:13910949198(李桂松)      北京市顺义区南法信镇华英园9号4021室          京ICP备16017448号
网站版权归  【北京云阿云互联网技术服务有限公司 】 所有      技术支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