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手机移动微站
  
转繁体
首页   地缘局势  
美国两年前“猎杀”的这个人,要回来报仇了!(上)
   日期 2022-1-14 

美国两年前“猎杀”的这个人,要回来报仇了!(上)

原创 戎评说策 戎评 2022-01-09 云阿云智库•地缘局势中东

1

这几天,蓬佩奥开始“求救”了。

两年前的这周,特朗普政府用无人机暗杀了伊朗“不死军神”苏莱曼尼,没想到啊,两年时间过去了,一根筋的伊朗人不仅没有淡忘这件事,反而把“复仇”的口号越喊越响。

伊朗总统莱希说了:“伊朗将采取行动,直到将这一恐怖行为的肇事者和策划者绳之以法”。

这个“肇事者和策划者”,主要就是指的特朗普和蓬佩奥两位,至于采取什么行动,莱希提到了“报复”,并说“穆斯林世界将为我们的烈士报仇”。

联系到伊朗被美国指责搞过不少恐怖袭击,那这句话的想象空间就太大了。

特别是最近伊朗人在黑了以色列媒体网站后,留下了两句话:“我们就在你附近,在你想不到的地方”。

这谁还睡得着啊!

于是,怕死的天蓬最近罕见地向拜登低头了,喊话说“针对伊朗的威胁,美国现任政府领导层有责任保护每一个美国人的安全。”

而除了特朗普和蓬佩奥,伊朗列出来的嫌疑人名单里,还有另外的126人。

对于伊朗人来说,两年前的那场刺杀,还没完!

2

要捋清事情的来龙去脉,咱们先得交代下大背景,也就是伊朗和美国的关系。

别看现在两国斗得你死我活的,想当年,伊朗掌权的巴列维王朝可是美国维护海湾地区利益的“波斯湾宪兵”,两国存在过长达几十年的“蜜月期”,好到什么程度呢?当年伊朗开发核能,美国、法国等西方大国可是鼎力支持的!

但我们知道,做美国的敌人很危险,做美国的朋友更危险。

比如1951年,伊朗民族主义领导人摩萨台想将石油公司收归国有,因为动了英美的利益,美国中情局就果断推翻了摩萨台政府,将其拘禁至死,各位,这是盟友能干出来的事儿?

这种“维护友谊”是方式,也让伊朗社会产生了强烈的反美情绪,直到1979年,伊朗伊斯兰革命之后,以霍梅尼为首的毛拉集团上台,伊朗人民对美国的仇恨被彻底点燃了。

敌视西方的霍梅尼,将“反美主义”纳入了自己的宗教思想,伊朗也摇身一变,成为了中东地区的“反美先锋”,而美国对这个政教合一的政权也满怀敌意,双方在意识形态领域互称对方为妖魔,在经过德黑兰人质危机之后,两国从此势同水火。

从里根到克林顿、布什、特朗普,除了奥巴马时期为了打击ISIS保持“有限接触”外,美国历届政府对这个伊朗伊斯兰政权都是恨不得一棒子打死,特别是2003年伊朗发展核能力后,严重挑战了美国在中东的安全利益,引来了美国更加疯狂的制裁。

这就导致了,伊朗伊斯兰政权从1979年成立至今,始终都生活在美国及其盟友们的政治孤立、经济制裁、技术封锁和军事打压之下,虽然梗着脖子硬扛了40多年,但内外部形势也越来越艰难,尤其是地缘政治环境持续恶化,外部空间被美国一步步压缩,连基本的安全感都没有。

所以对于伊朗来说,如果不想被美国干掉,首先就得主动塑造更有利的生存环境,向外打出一片棋盘来。

这个时候,苏莱曼尼这个人物就上场了!

3

苏莱曼尼1957年出生于伊朗贫穷的农村,13岁时为了替父还债辍学打工,做过泥瓦匠,做过纺织工,后来迷上伊斯兰革命,成为第一批加入伊斯兰革命卫队的伊朗青年。

这段早期履历,放在别的国家也许很普通,但是在伊朗却有着特殊的意义。

当时,霍梅尼为了抗衡前朝遗留的正规军,想要打造一支保卫和推行伊斯兰革命的“宗教军队”,征募的都是来自穷困地区具有狂热宗教思想的教徒,这些人既没有沾染城市里世俗主义的“坏毛病”,又对最高领袖深信不疑,简直就是伊斯兰政权天然的“护法”力量。

要知道,在伊朗这个什叶派大国,素有“信末日”的传统,他们认为,末日到来之际所有人都会上天堂,但只有为了“圣战”而死的人可以免于排队,基于这种思想,这支由底层信徒构成的伊斯兰革命卫队,在毛拉的鼓动下,悍不畏死,极具殉道精神。

这支队伍忠诚到了什么程度呢?在后来的两伊战争中,上万名革命卫队的少年,高喊着口号,一排排地用身体滚爆地雷,为坦克铺路,然后幸存的战士们又一群群穿过雷区,硬是用肉体和人海突破了伊拉克准备了一年的防线,吓得装备精良的伊拉克正规军节节败退,也因此,伊朗新生的伊斯兰政权才得以站稳脚跟。

所以苏莱曼尼这种人,骨子里就带有伊朗宗教革命的狂热,这也是后来支撑他完成“千年未有之事业”的内生动力。

1980年,两伊战争爆发后,苏莱曼尼主动申请敌后任务,只带着自己训练的一个突击连,就大着胆子往敌后钻,穿插在层层伊拉克大军之中抓俘虏,居然成功地把伊拉克军队的部署情报拿到了手。

放在咱们这儿,这也是个能演绎一部抗战剧的孤胆英雄了,同样,伊朗上层也很欣赏他,入伍两年,就破格提拔他当了革命卫队最年轻的师长。

升官了的苏莱曼尼,打起仗来还是一样的虎。在伊朗那一年发起的“耶路撒冷之路”行动中,他探知了伊拉克大军集结的情报,于是率部深入,一夫当关地挡住伊军后路,切断了伊军供给线,扰乱了伊军的部署,最终促成了伊朗的完胜。

当然,如果只懂军略,那苏莱曼尼最多也只能做个好将军,更为难得的是,这个没得过多少书的农村青年,居然还有着天生的政治直觉和头脑。

在战争期间,他敏锐地意识到,萨达姆的逊尼派政权,与伊拉克的库尔德人以及什叶派都存在矛盾,于是,他主动联系这些敌国的反对势力,与后来成为伊拉克总统的库尔德领导人塔拉巴尼、什叶派领导人萨德尔都建立了深厚的交情,不仅为当时的伊朗拉到了盟友,更为他后来在伊拉克的纵横捭阖打下了坚实基础。

等到两伊战争打完了,40出头的苏莱曼尼已经做到了一方诸侯,但他的命运,显然不会止步于此。

1998年,苏莱曼尼被任命为革命卫队旗下圣城旅旅长,直接听命于最高领袖。

这个圣城旅,成立于1983年,说是旅,其实是师级建制,大概1.5万人,他们的目标不是正面战场作战,而是作为一支奇兵,负责不对称作战、情报搜集、特种作战、什叶派宣传、秘密作战和海外作战行动等,是标准的特战部队。

其实说起来,有点类似美国的“中情局+海军陆战队”,甚至还带着部分CNN、美国之音的职能。

另外,咱们琢磨下这个名字啊,圣城旅,伊斯兰教的“圣城”在哪里?耶路撒冷啊!而耶路撒冷又在以色列实控之下,所以从这个名字也可以看出来,这支部队就是在伊朗周边地缘环境急剧恶化的背景下,带着强烈的宗教使命,要为伊朗实现地缘突围的,也就是咱们前面说的,为伊朗在中东生生打出一片棋盘来。

4

从哪里突围呢?

伊朗方面很清楚,美国还有其在中东的同盟都太强大了,伊朗要突破,有且只有一个方向,那就是那些同为什叶派的国家,毕竟,美国的触角伸不到宗教领域,沙特等逊尼派又和这些国家有着天然的隔阂,作为什叶派的唯一大国,伊朗还是有绝对优势的。

所以苏莱曼尼主攻的方向,就在周边的一众什叶派国家。

当时的大形势是,2000年之后,美国的中东政策经历了长期的模糊和混乱,小布什政府强行改造伊拉克失败,奥巴马政府则是制造了动荡的叙利亚、埃及、利比亚,还催生了ISIS这个怪物,美国控盘失败,让中东持续动乱,这就给苏莱曼尼创造了机会。

在黎巴嫩,什叶派的真主党武装一直是以色列的深仇大敌。2006年,以色列入侵南黎巴嫩,和真主党爆发战斗,眼看干不过,危急时刻,真主党请来了苏莱曼尼,苏莱曼尼也不客气,针对敌强我弱的特点,指挥真主党人大打地道战、游击战,让以色列重火力使不上力、轻步兵伤亡惨重,灰头土脸,被迫停战。

那一战之后,黎巴嫩成了伊朗的忠实“小弟”,从叙利亚内战到打击ISIS再到伊拉克,一路跟随伊朗辗转作战,真主党武装人员也大规模前往伊朗受训,并接受伊朗的武器支援,逐步从一支轻武器为主的游击队,转变成了真正的机械化部队,让以色列非常头疼。

在伊拉克,苏莱曼尼利用美国颠覆萨达姆政权后的混乱,进入伊拉克拉拢当地的什叶派领袖,掌控了占伊拉克多数人口的什叶派民众,并利用打击恐怖主义的契机,组建了人民动员组织、巴尔达旅之类的数以十万计的亲伊朗民兵组织,甚至还控制了伊拉克的议会和政府。

换句话说,美国发动的伊拉克战争,不仅为伊朗打掉了一个最强大的对手,还将之变成了伊朗的盟友,伊朗实际成为了伊拉克战争的最大受益者。

要说呢,这个事儿讽刺也就讽刺在这里,美国当年发动伊拉克战争,其中一个目的,就是希望通过打掉逊尼派的萨达姆,扶持一个什叶派政权,然后经过美国的民主改造,用这个理想中的民主、普世的什叶派政权,来反向影响同为什叶派的伊朗,进而达到颠覆伊朗宗教政权的目的。

可惜,玩儿砸了,钱也花了,兵也死了,把伊拉克打残之后白送给了伊朗。

在叙利亚,2011年,叙利亚内战爆发后,西方军事力量来势汹汹,苏莱曼尼亲率圣城旅精锐赶赴大马士革,一支穿云箭,迅速聚集了包括黎巴嫩真主党、伊拉克及阿富汗什叶派民兵在内的众多武装力量,在他的协调下,成功硬扛住了美国对叙利亚的入侵,保住了叙利亚总统巴沙尔的地位。

2015年,因为海湾国家加大了对叙反对派的支持力度,阿萨德政权一度面临崩溃,危急时刻,又是苏莱曼尼先后三赴莫斯科,最终成功说动普京出兵,稳住了战局,就连美国人都不得不承认,苏莱曼尼是真正指挥叙利亚地面作战的人。

此外,什叶派还有一个也门,位置比较特殊,国土处在阿拉伯半岛一群逊尼派大佬重重包围之中,但苏莱曼尼看中了也门的地缘价值,选择大力支持胡塞武装,除了武器、物资、经费支援,还为胡塞武装提供组织和战斗经验培训。

经过他的调教,人数较少的胡塞武装,和沙特带领的机械化联军大战三百回合不分上下,成为了伊朗打入阿拉伯半岛心脏地带的一根钉子,让沙特深为忌惮。

……

5

枪林弹雨十几年,苏莱曼尼成为了伊朗在整个中东地区的代言人,而且从无到有,成功地打造了一个历史上从没有人做到过的跨国什叶派军事联盟——横贯伊朗、伊拉克、叙利亚、黎巴嫩以及也门的“什叶派之弧”。

从前中东的什叶派是什么样子?那是处于绝对的劣势地位,举个例子,我们知道穆斯林的宗教信仰很虔诚,但为了生存,中东的什叶派被迫搞出了个“塔基亚原则”,也就是允许你在打不过的时候,隐瞒自己的信仰, 至少先把命保下来,能搞出个这么怂的“原则”,可见什叶派过的都是什么日子。

而且什叶派还一盘散沙,不成气候,两伊战争中,什叶派的伊朗和被逊尼派统治的伊拉克干仗,整个什叶世界居然只有叙利亚一家出来支持伊朗这个“什叶正宗”,其他国家都躺平装死。

现在好了,经过苏莱曼尼的整合,整个什叶派世界,以伊朗为核心,手拉手组成了“什叶派之弧”,同进同退,面对海湾六国及土耳其、约旦等逊尼派势力也不落下风,再也不是挨个儿被人欺负的局面了,而伊朗的影响力一路从波斯湾推到地中海,顺利打破了美国的地缘封锁,成为了中东最具威慑力的强国。

站在伊朗政权的角度来说,苏莱曼尼成功地“打出了一片棋盘”,以“教派”为分野,重塑了整个中东的政治格局,中东不再是美国支持的逊尼派力量压倒性地统治,而是以伊朗为首的什叶派阵营和以沙特为首的逊尼派分庭抗礼,或者说就是伊朗的“什叶派之弧”与美国的“战略联盟”的对峙,俄罗斯、土耳其等大国站队伊朗,中东的两极格局逐渐成形。

因此,伊朗官方对苏莱曼尼的成就评价相当之高,称之为“伊朗千年历史上的大事件”,苏莱曼尼成为了伊朗军方官阶最高的少将,还是伊朗伊斯兰政权建立后第一个被授予最高军事奖索尔法尔勋章的军事领导人。

而且其影响还不仅限于一隅,根据美国情报部门的报告,“圣城旅”在伊拉克、叙利亚、黎巴嫩、巴勒斯坦、约旦以及中亚、欧洲、非洲的许多国家均设有指挥机构,外派的特种部队、间谍特工四处潜伏渗透,隐性的影响力更为强大。

最能体现苏莱曼尼这个什叶派“国王”能量的,就是消灭ISIS的战斗。

2011年,随着美国开始撤离伊拉克,基地分支ISIS(伊斯兰国)趁势坐大,力量急速膨胀,势力范围从伊拉克一路推到叙利亚,还号称要统治整个穆斯林世界,引得巴塔等各路恐怖组织纷纷宣誓效忠,一众中东国家叫苦不迭。

面对这个大麻烦,美国纠集了一个“54国反ISIS联盟”,看着声势浩大,但事实证明,全是渣渣,地区最能倚仗的势力,沙特是出工不出力,土耳其是包藏祸心,而美国支持的叙利亚反对派、伊拉克逊尼派部落则是公然通敌,真正打起来,除非美国敢像阿富汗那样亲自上场,不然光靠着无人机,把整个中东犁一遍都未必灭得了那帮小强。

关键时候,还得是苏莱曼尼出来镇场子。

苏莱曼尼打击ISIS的原因也很简单,第一,ISIS是逊尼派极端分子,和什叶派是天敌,杀了什叶派不少人;第二,ISIS肆虐伊拉克、叙利亚、黎巴嫩等国,威胁到伊朗的小弟了。

于是,从2011年开始,苏莱曼尼以他“魔鬼般的天才能力”,率领诸个什叶派国家的民兵组织,一座村镇一座村镇地收复失地,比如在叙利亚,政府军因为要对付反对派武装,拿不出足够的战略机动力量,于是苏莱曼尼重起炉灶,投入数千圣城旅精锐,硬是帮着阿萨德把一群临时拼凑的乌合之众打造成了可用之兵,之后又带着这支部队一路把恐怖分子打出了叙利亚;在伊拉克,恐怖分子一度都快打倒巴格达了,也是他临时乘车赶赴前线,带着什叶派民兵夺下了伊拉克反恐战争中的首胜,将巴格达附近清扫一空。

在战场上,苏莱曼尼往往连防弹衣都不穿,许多次都是前脚刚被西方媒体“写死”了,后脚就奇迹般地出来打脸,被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称为“活着的烈士”,苏莱曼尼自己也说:“我真希望成为殉道者,但遗憾的是没有”。

这样的将军,在哪个国家都是众望所归,所以苏莱曼尼在各个什叶派国家威望极重,无论对于当地政府还是民众,用美国同行的说法,是个“很受尊重的人”,而这份“尊重”,就是靠着沙场百战赢回来的。

以至于后来美国轰炸伊朗武装组织基地时,伊拉克示威人群冲击美国大使馆,伊拉克政府和军方都视而不见,选择站在门口看热闹,把美国人活活气死。

美国海军战争学院还曾专门总结了他在中东的动员模式,“有点像北约的区域应对措施:伊朗在叙利亚、伊拉克学会大范围转移和协调大批跨国民兵,而且这些民兵与地方政权系统相结合,形成一种政治网络,它的生命力更为坚强。”

也正是因为有这个政治网络在中东乱局中的有效运转,苏莱曼尼做到了美国及其盟友们都没能做到的事情——2017年,ISIS被成功剿灭,这个消息,就是由伊朗总统鲁哈尼宣布的,也算是给美国的“54国反ISIS联盟”竖了回中指。

而打击ISIS也是美国和伊朗难得的合作,美国在空中丢炸弹,伊朗则是带头在地面推进,但美国在其中发挥的作用显然又不如伊朗,伊拉克的民兵组织就曾经讽刺说:“美军在伊拉克甚至不能掌握一只手掌的宽度”,而即便与美国关系亲密的库尔德人,也公开宣称“伊朗是第一个向我们提供武器的国家”。

换句话说,美国打了20年的反恐战争,但真正反起恐来,还不如一个伊朗的苏莱曼尼。

这一点连美国都没法否定,在2017年的CNN的报道中,主持人称苏莱曼尼是“打击ISIS的伊朗英雄将军”,并专题讲述了这位伊朗将军在伊拉克的地位和影响力,要知道,在2017年,苏莱曼尼可还是特朗普钦定的“恐怖分子”。

6

但双方这种收起敌意的合作,终究也只是逢场作戏。

对于苏莱曼尼来说,美国人并不可信。911事件后,为了保护阿富汗什叶派势力不被逊尼派的塔利班侵蚀,伊朗主动支持美国在阿富汗反恐,苏莱曼尼作为伊方代表为美国提供了大量的情报,但美国人呢,当面惊叹其专业,第二年利用完了就把伊朗列入“邪恶轴心”,还威胁要在伊朗找大杀器的洗衣粉。

而对于美国来说,伊朗也不可信。为了杜绝美国袭击伊朗的可能性,苏莱曼尼一直在利用其控制的什叶派代理人袭扰西方联军在伊拉克的存在,据美国统计,仅2003-2011年间,伊朗发动的“恐袭活动”就导致 608 名美军死亡,占美军死亡总数的17%,远高于2019年以来美军被伊拉克什叶派民兵火箭弹袭击的死亡人数。

这种“你扎我一枪,你捅我一刀”的互动模式,决定了双方水火不容的大前提一直都没有变,只不过至于具体哪个阶段矛盾激化,激化到什么程度,完全就是看美国的政策松紧。

在奥巴马时期,为了实现在中东战略收缩,转向围堵中国,美国对伊朗奉行“接触政策”,通过签订核协议,暂时缓和了双方的敌对态势、

当然,某种程度上来说,奥观海这也算是一种“绥靖”,为了签这个核协议,美国基本放开了对伊制裁,但这个协议,既没有消除伊朗铀浓缩的能力,也没有限制其发展先进弹道导弹,而且更重要的是,这个协议一签,基本就放弃对“什叶派之弧”的遏制了,这就是为什么从当年的奥巴马到现在的拜登,搞个伊核谈判中东一圈国家激烈反对的原因所在。

而从美国的角度来讲,在奥巴马缓和伊朗的经济环境和政治环境之后,伊朗并没有如愿专注经济发展,从对抗的路子上撤下来,反而是在元气恢复后,进一步加大了对外的力量输出。

这就很不符合美国利益了。

所以特朗普把奥巴马的中东政策批了个狗血淋头,一上来就将伊核协议给撕了,这也就相当于向伊朗放出了一个清晰的信号——

我要对付你了!

......

(下篇待续)


   关注 88    返回
全球局势研判:这三个敏感地区会爆发战争吗?
 
 
关注官方手机微站
  
   
 
公司简介      咨询热线:13910949198(李桂松)      北京市平谷区中关村科技园区平谷园1区-21594(集群注册)          京ICP备16017448号
网站版权归  【北京云阿云互联网技术服务有限公司 】 所有      技术支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