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手机移动微站
  
转繁体
首页   军事斗争  
乌克兰武装力量在城市条件下的作战特点
   日期 2022-6-9 

乌克兰武装力量在城市条件下的作战特点

知远战略2022-06-09 云阿云智库•俄乌战争•军事斗争

扬波/编译

【知远导读】本文原文刊发于俄罗斯《外国军事评论》(2022年第5期),作者为A.马里宁上校。文章基于俄罗斯职业军人的视角,观察了乌军积极开展城市作战训练、美欧国家对乌军提供相应培训、战场上乌军“无所不用其极”等情况,并认为这是俄军战场推进缓慢的原因之一。全文编译如下:

俄军对乌克兰新纳粹军队的清剿主要是在城市条件下展开的,这让乌军得以迟滞俄军的攻势。原因不难理解,乌军对城市作战早有充分准备,过去8年不仅通过炮轰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累积一手经验,还在外国军事教官的指导下反复研练了顿巴斯城市环境中的攻防行动。

2014年乌克兰政变(编注:指2014年2月22日亚努科维奇被议会罢免总统职务)及2015年2月17日明斯克协议签订(编注:2014年9月和2015年2月乌东冲突有关方两次达成停火协议,此处指后者,亦称新明斯克协议)之后,基辅当局立马根据华盛顿的命令,开始为夺占顿涅茨克、卢甘斯克和克里米亚进行军事准备。基辅拒绝执行停火协议正是为了以武力夺回失地。盎格鲁-撒克逊人想要把俄罗斯拖入到一场持久、消耗的战争之中,掏空俄罗斯的国力,施加无所不用其极的制裁,让俄罗斯这个桀骜不驯、不愿臣服于“世界主宰”的国家彻底崩溃消亡。

2014年4月14日,乌克兰代理总统图尔奇诺夫决定在乌东实行所谓“反恐行动”,乌军随即使用火炮封锁了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的部分居民点。在城市建筑中,火炮伤害到的主要目标是平民。乌军还切断了当地的电力、供水和天然气。乌克兰的国民警卫队、国土防御部队和武装力量都参与了此次肃清行动。准确来说,基辅是要消灭那些“不受欢迎的人”。可见,乌克兰当局发起的反恐行动并非用于反恐,而是对不支持基辅政变的城市及民众发起的恐怖军事行动。

与此同时,乌军为了武力夺占顿涅茨克、卢甘斯克和克里米亚,开始积极使用强击群编组进行城市进攻作战训练。自2015年迄今的7年时间内,共有1.9万余名乌克兰军人在北约军事教官的培训下,掌握了城市作战的理论和技能。

比如,2017年3月卢甘斯克民兵代表马罗奇科披露,波罗的海三国、波兰和加拿大的教官为乌军开展城市作战培训,教会乌克兰军人如何在顿巴斯进行战斗和布雷。此外,据掌握,乌军还在博布罗沃耶村附近建有一个培训中心,专门用于开展侦察破坏行动训练。2018年2月,外国军事教官抵达顿涅茨克州阿尔乔莫夫斯克市,指导乌军第54独立机械化旅开展城市作战和清理居民点等科目训练。

2019年12月,加拿大国防部负责政策事务的副部长彼得·哈默施密特(编注:有信息反映此人为加拿大国防部助理副部长)率代表团抵达顿巴斯地区,察看了乌克兰驻军对大规模进攻作战的准备情况。而在此之前,瑞士驻乌克兰国防武官苏尔塞尔(音),美国中情局前局长彼得雷乌斯陆军上将,以及英国陆军总参谋长卡尔顿·史密斯将军,都曾抱着相同目的到过顿巴斯地区。

在加拿大国防部高官“顿巴斯之行”的同一月内,“乌克兰军事电视台”发布的一段视频显示,乌军开始启用一座“按北约标准建立的现代军事教学综合体”。该综合体有一栋独立建筑用于练习密闭空间内射击技巧,墙面贴有特殊材料,子弹不会反弹,受训者可在足够安全的情况下练习如何“清除”建筑物中的敌人。

乌军战役训练局副局长波诺马列夫中校曾宣称,“2020年乌军将加强对城市作战的训练”,“此类培训将在利沃夫州的一个特种军事教学综合体进行,那里建有一个设施齐全的小区,购物中心、酒店、汽车维修站、矿井等应用尽有”。波诺马列夫所指的正是利沃夫州的亚沃罗夫靶场,它还是乌克兰陆军学院所属的国际维和与安全中心。今年3月13日夜,俄罗斯空天军和海军摧毁了该靶场。当时乌克兰共有15个这样的军事教学中心。

2021年3月,乌军组织了一次突击分队指挥员紧急野战集训。时任乌军总司令霍姆恰克亲临现场,并谈到了发起城市战斗行动的准备程度及动员训练情况。

今年2月2日、2月4日,乌军在敖德萨州和普里皮亚季市的切尔诺贝利隔离区举行了城市进攻行动演练,科目包含空中侦察、城市战斗、狙击、歼灭撤退之敌等,期间有外国使团到场观摩。

上述种种都指明一点,即乌克兰当局在为进攻顿巴斯和克里米亚做准备,实际上也就是为进攻俄罗斯联邦做准备。下列事实能更好佐证这一结论。

2021年12月至2022年1月,基辅将半数兵力重新部署于顿巴斯地区。西方国家也开始积极使用军事运输机向乌军空运武器弹药,据称是为了抵御俄罗斯的侵略。

今年2月2日乌克兰国家边防局局长下令,要求自2月20日起限制18-45岁应服兵役的公民出境,乌克兰外交部则要求驻外大使馆协助兵役适龄公民回国,并通知本国公民紧急撤离顿巴斯的“联合作战”区域(2018年4月30日波罗申科下令实行该行动,用以替代之前的“反恐行动”)。基辅对相关信息秘而不发。

卢甘斯克和顿涅茨克两个共和国的军事情报机构还获悉,乌军组建了突击群并开展进攻行动训练。卢甘斯克民兵发言人菲利波年科还指出,乌军计划在进攻初期将第79独立空降突击旅投放到卢甘斯克后方。乌克兰当局还准备在进攻部队后方部署部分国民卫队兵力,用于防止逃兵现象。因为以往经验表明,进攻开始后会出现相当多的逃兵。

乌军在顿巴斯地区“联合作战”的指挥部还决定在进攻集群中编入一支国土防御部队,装备便携式反坦克导弹和防空导弹,用于在无法使用重火力装备的城市条件下开展行动。

最终,乌军于今年二月开始对顿巴斯地区实施密集炮击,当时那里已有70万人获得俄罗斯国籍。俄罗斯要求乌克兰军队从卢甘斯克和顿涅茨克边境撤出,但基辅置之不理。在这种情况下,先发制人发起特别军事行动是唯一正确的决策。这会迫使乌军转入防御,放弃此前打算的主动进攻。

城市作战特点包括:部队集中指挥难度大,突击群和突击分队运用广泛,实施机动困难,爆炸、障碍繁多,火灾频发。部队的主要精力用于占领(固守)独立建筑物、桥梁及其他对战斗结果至关重要的基础设施。

俄军在城市战斗过程中面临一个多方向的威胁,可能来自住宅楼、民用交通设施,或者地下交通设施(特别是在马里乌波尔市)。任何城市建筑都很容易变成一个堡垒。此外,可以利用连接天然气和供水基础设施的地下通道,在那里安装由无线电控制的地雷(水雷)装置并不困难。

密集的城市建筑会阻碍快速作战和机动作战的开展。任何武器在城市环境中的效能都将削弱(射程限制),部队的前进速度也会严重放缓。对乌方来说,城市建筑则不失为一种相对可靠的防护,不仅能降低俄军侦察设备和武器的威胁,还可提供防御设施和地下掩体。在城市作战中,对抗双方的单兵作战技能和精神心理状态排在第一位。

城市和村庄遭到蓄意摧毁,工业、基础设施、公共设施及居民区被摧毁。今年3月14日晨,顿涅茨克市中心遭“圆点-U”导弹袭击,造成20名平民死亡。

4月8日,乌军再次使用“圆点-U”导弹击中了克拉马托尔斯克市火车站,造成50人死亡(其中5名儿童)和100多人受伤。外国媒体公布了从乌克兰控制的领土飞向这座城市的导弹编号,这与乌军第13导弹旅武器库中的导弹完全相同(编注:俄国防部发布声明认为乌军第19导弹旅对该事件负责,此处疑为原作者笔误)。

乌克兰指挥部有意阻止克拉马托尔斯克市的居民大规模撤离,因为这样会使乌军在短时间内被击溃。因此,基辅出台了一项防止平民外流计划,打算将居民用作“人盾”。

乌克兰民族主义者一度扣押了来自13个国家的6000多名外国公民,此外,乌克兰当局还在切尔诺莫斯克、敖德萨、尼古拉耶夫和尤日内的港口,强行扣押了来自土耳其、中国、瑞士、希腊、马耳他、巴拿马、马绍尔群岛、塞拉利昂、科摩罗、伯利兹、利比里亚、开曼群岛、丹麦、叙利亚等国的68艘船只。

在哈尔科夫,乌克兰民族主义武装分子甚至向逃离家园寻找食物和生活必需品的平民开火。

班德拉分子(编注:班德拉是二战期间“乌克兰民族主义组织”领袖,此处代指乌克兰民族主义者,下同)无所不为——从大规模恐怖袭击到最无耻、最可怕的挑衅。在这场战争中,他们相信任何反人类的方法都是好的,包括酷刑、虐待、心理打击和处决俄罗斯战俘。实际上,纳粹分子从基辅得到了暴行授权,因此才能肆无忌惮地抢劫、掠夺和偷窃平民的贵重物品和粮食。俄军在乌军占领阵地上发现了大量所谓“战斗制剂”。这是一种用于治疗疼痛综合症的药物,大剂量服用会产生麻醉效果。

乌克兰多个城市上演了抢劫和谋杀仅被怀疑为“破坏者”和“亲俄者”的恶行。基辅当局允许国土防御部队,也就是那些未经正规军事训练的志愿者,除轻射击武器和单兵便携式防空导弹系统外,还可使用重型武器和导弹系统,这会造成局势恶化,无疑也将在乌克兰造成更大的混乱。

还要强调的是,乌克兰武装分子在战斗中使用了恐怖分子的战术。他们不仅用“人盾”作掩护,还利用救护车或标有“儿童”字样的运输车运送武装分子。他们不仅不疏散平民,反而在民用基础设施的掩护下部署军事装备。这种行径不仅被《日内瓦公约》禁止,《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第8条款也将此定为军事犯罪。新纳粹班德拉分子违反了《关于战俘待遇之日内瓦公约》,并通知他们的“君主”英国,基辅不打算执行这些公约。

正是由于乌军的所做所为,加之俄军还要兼顾组织平民撤离和人道主义援助,所以俄军从乌克兰武装分子手中解放城市的速度才会相对迟缓。

但也不应忘记,乌克兰是欧洲第六大军事力量,要是算上其他强力部门和民族主义机构,乌克兰的军事员额可排在欧洲第三。乌军武器装备水平空前之高,也是为了对进攻俄罗斯做准备。

在顿巴斯、马里乌波尔和乌克兰其他城市的交战区,几乎每天都有数十名乌克兰武装分子被俘,大多数是自愿离开阵地的。他们讲述了枪杀平民的命令,以及如何“埋葬”他们死去的士兵——只是用拖拉机掩埋。斯拉维扬斯克市当地居民也有这样的证据——自2014年以来,被杀的乌克兰人尸体被堆在坑里,用挖掘机填埋。这就是为什么特别军事行动开始之后,乌军出现大量失踪人员的原因。

值得注意的是,曾任联合国驻伊拉克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首席核查员的斯科特·里特,将俄罗斯在乌克兰的特别军事行动与美军的“沙漠风暴”行动进行了对比分析。他指出,“美国人发动了一场空军战役,炸毁了所有的通讯设备,切断了广播和电视,关掉了一切,炸毁了所有的桥梁、公路、发电厂、炼油厂,杀害了许多伊拉克平民。”“俄罗斯军队的行动完全不同,因为俄罗斯不把它当成是一场我们想象中的、类似伊拉克战争的战争。俄认为这是特别军事行动,如果这是战争,乌克兰早就被摧毁了。”

这场战争具有公正的民族解放特征。乌军没有取胜机会——其弹药、油料储备和食品不是无限的,而且无法补充。因此,仍作困兽之斗的乌军每天都在销蚀防御反击能力。对他们进行清算只是时间问题。


   关注 1009    返回
俄乌战争第一阶段总结:军事、军援及教训
从俄乌冲突看美国的军事援助机制
 
 
关注官方手机微站
  
   
 
公司简介      咨询热线:13910949198(李桂松)      北京市平谷区中关村科技园区平谷园1区-21594(集群注册)          京ICP备16017448号
网站版权归  【北京云阿云互联网技术服务有限公司 】 所有      技术支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