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所有  
隐形老虎孙力军

原创 民仲平  摆摊论江湖

昨夜北京狂风顿作,真是风肆花残吹柳絮。其实,吹落的不仅有春花和柳絮,还有一颗警界新星。

孙力军是公安部所有部领导中最年轻的,四年前47岁的他,成为公安系统唯一的50岁以下的副部级领导,不出意外,他的政治生命还有十几年的路要走,他的职位可能不止于副部级。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珍惜自己的政治前途,因为政治上的进步意味着诱惑的指数式增长,何况还有些人本身就是想着“仕途搭台,经济唱戏”。

消失的简历

无论是中纪委的通报,公安部官网的简介,还是百度百科等各种网络信息,都没有孙力军的履历。

其实这种情况并不罕见。部分战斗部队的军官、国家安全部等隐蔽战线的领导,他们的简历都是不对外公开的,或者隐去诸多信息的。比如前几年落马的国安部副部长马建,还有很多军老虎。

孙力军的简历不对外公开,也是因为他曾经在公安部从事过隐蔽战线工作。

2013年,孙力军接替升任上海市副市长、公安局长的白少康,出任公安部一局局长,一局就是国内安全保卫局。

一局与国安部的分工在制度上是比较明确的。国安部主要负责境外破坏国家安全的案件,如反间谍;一局主要负责境内破坏国家安全的案件,如邪教、民族分裂。但是两者也会存在交叉,毕竟不少境内的案件也具有国际背景,其幕后操纵势力是境外的。不管怎样,这两者的工作都属于隐蔽战线工作,只不过一局的隐蔽程度稍逊于国安部。

正是因为这种工作的极端重要性,所以一局的局长都很特别。

第一任局长是凌云,后来的国安部第一任部长。

改革开放后复建一局,局长是公安部第一任部长罗瑞卿的秘书陶驷驹,后来成为公安部部长。

九十年代的时候,据说是陶驷驹部长的夫人陈芳芳任局长。

再后来担任过一局局长的蔡安季、白少康、陈智敏也都晋升为副部级。

神秘的跳跃

履历的缺失,新闻报道的匮乏,职业带来的低调,让孙力军仿佛是一名隐形官员。

但我们在这半丝半缕的信息中,可以读到孙力军仕途中的几次不可思议的跳跃。

1969年出生的孙力军,在1988年便参加了工作。除非他去的是当时大学里面的少年班,否则他应该是没有接受过正规大学教育。这在年龄相仿的高级干部里面是不多见的,“60后”的高级官员普遍是七八十年代的天之骄子大学生。

孙力军的第一份工作不得而知,但可以猜测他是一个十分上进的青年。到九十年代末的时候,他已经成为上海市卫生局外事处的一名干部,并在这之前获得了一个大学学历。

这时候,他俨然成为了一名卫生管理专家。1999年的时候,孙力军获WHO(世界卫生组织)的专项奖学金,赴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大学攻读硕士学位,他的研究领域为公共卫生管理。

这次远赴重洋的学习,让孙力军大开眼界,他的卫生管理理念得到了极大的提升,许多思考已经处在了当时中国卫生管理研究领域的最前沿。

刚到澳大利亚,孙力军迫不及待的研究起了当地的医疗制度,并发表了《建立老年保健评估制度合理利用卫生资源——澳大利亚老年医疗保障体系的借鉴》。

这几年的孙力军,醉心于卫生管理制度的研究。他的视野非常宏大,虽然他可能只是外事处的一个副处级或处级干部,但他似乎对外事工作和上海市的卫生管理并不感兴趣。他的兴趣点在国外卫生体制研究、中国卫生体制发展史等宏观领域。当时中国加入WTO这件事让他非常感兴趣,他对医疗领域的投资、医疗服务市场的开拓充满着各种兴趣。

去澳大利亚留学,不仅让孙力军了解了国外先进的公共卫生管理理念,还掌握了外语这个在当时社会上还非常稀缺的技能。这两个技能将为孙力军未来的仕途或工作提供莫大帮助。

2003年,孙力军学成归国,并当选为上海市青联委员。不久后,30多岁的孙力军晋升为上海市卫生局的副局级干部。这时候的他,已经是一名意气风发、年轻有为,喝过洋墨水的,手里有高学历的未来之星了。

后来,可能是因为孙力军的留学经验,或者其他什么原因,他调到了上海市外事办,担任副主任。

在这个位置上没有多久,2010年左右,孙力军迎来了他人生中至关重要的一步。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公安部对这位没有什么从警资历的卫生、外事干部产生了兴趣,将他调至公安部办公厅,担任办公厅副主任。自此,孙力军开启了他的从警生涯。

警察孙力军

办公厅副主任这个位置对孙力军来说应该是挑战不大的,毕竟无论什么部门的办公室,都是一个服务领导的综合部门,核心工作基本一致。

孙力军这个副主任的曝光率并不高,除了几个他陪同时任公安部长孟建柱视察调研的新闻,几乎看不到他的任何动态。这种低调作风贯穿着孙力军的职业生涯。直到湖北疫情期间,作为中央指导组成员的他才成为了媒体报道中的常客。

2013年,44岁他成为了公安部一局局长,这是一个更需要低调的职位了。在这期间,他低调的不能再低调了。

一局此时已与二十六局(公安部反邪教局,已落马的河北“政法王”张越曾任该局局长)整合,但是二十六局对外牌子仍保留,所以孙力军兼任二十六局局长;610办公室(中央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的主要业务也是在二十六局开展,所以孙力军又兼任610办公室副主任;因为公安部涉及的港澳台事务多是关于国内安全的,所以公安部港澳台事务办公室设在了一局,孙力军又兼任主任。

现在的孙力军的官职全称是公安部一局局长、二十六局局长、610办公室副主任、港澳台事务办公室主任。

从这一连串头衔中可以看出,此时的孙力军位卑权重。虽然他只是一个正局级干部,但是负责的事务极其重要,每一件工作都关系着国家安全。

2016年,孙力军成为公安部党委委员,以党委委员的身份继续任上述四个职务,47岁的他正式成为副部级领导。这样的安排更体现出孙力军所担任职务的重要性。

2018年3月,孙力军成为公安部党委委员、副部长,但是他没有立即卸任上述职务,而是在一年后才卸任,成为分管治安工作的副部长。

孙力军的上述职位,看起来并不能为他换来太多金钱利益,毕竟这些涉及安全的工作并不牵扯多少资金调配、项目审批、基建工程。

但好像这也无关紧要,从最近几年接连落马政法系统官员看,他们敛财的能力和手段丝毫不逊于那些掌握资金和项目的官员们,可能是因为“合法的暴力就是最大的权力”吧。

当然,除了敛财,孙力军可能还有其他问题。他落马后,公安部立即召开党委会,会上指出:

“长期以来无视党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不守纪律、不讲规矩、不知敬畏、肆意妄为的必然结果···决不允许妄自尊大、我行我素,决不允许搞一个人说了算,决不允许把分管领域搞成个人自留地。决不允许任人唯亲、任人唯利、拉帮结派、搞小团伙小圈子”。

最后时刻

对孙力军的调查应该在去年就已开始,但是在湖北疫情爆发时刻,孙力军仍被任命为中央疫情防控指导小组成员,赶赴湖北现场指挥防控工作。

这可能是因为疫情防控中涉及公安的就是治安管理,而分管治安工作的正是孙力军,更何况他还对公共卫生管理并不陌生,而且还是一个公共卫生管理硕士。退一步讲,如果不派孙力军去的话,则必然引起他的警觉,打草惊蛇了。

孙力军可能想不到,这将是他最后一次执行任务,任务完成后等待他的不是鲜花掌声,更没有勋章嘉奖,而是一张留置通知书。

2月16号,孙力军慰问武汉公安抗疫突击队,汇报中提到了突击队中两位“95后”女民警交请战书时还递交了入党申请书。

孙力军了解情况后当即表示,只要工作表现优秀,在时机合适时,愿意将来担任她们的入党介绍人。

孙力军兑现了他的诺言。3月5日,他为“火线入党”两位“95后”女民警担任入党介绍人与入党誓词领誓人,他谆谆教导“疫情防控斗争中最危险的地方,就是党员要冲锋的地方,人民群众最需要的地方,就是党员要奔赴的地方。”

但是,孙力军兑现了他当年在党旗下的誓言了吗?

(完)


2020-4-20点击数/观注度 6839
 
咨询电话 13910949198 (李桂松)
北京市顺义区南法信镇华英园9号4021室
京ICP备16017448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302003178号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