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手机移动微站
  
转繁体
首页   地缘局势  
以色列宣战半年两败俱伤
   日期 2024-4-11 

以色列宣战半年两败俱伤

原创 冰汝2024-04-11云阿云智库•地缘局势中东

导读:目前的以色列,更像是从布林肯的餐桌旁下来,被放在了餐桌上...

从去年10月的“阿克萨洪水”行动,到以色列4月7日宣布从加沙撤军,这场巴以的冲突已经整整进行了184天。

六个月里,以色列从刚开始受到全世界的广泛支持,到猛然发现自己已经处在一个截然不同的境地:加沙战事陷入困境,国内面临分裂,在国际上日渐被孤立,与最亲密的盟友美国日益不和,更广泛的地区战争的风险仍然存在。

尽管以色列发动了猛烈的军事攻击,虽然哈马斯经此打击实力大大受损,但依然像个不肯倒下的拳手。以色列的攻势使加沙陷入人道主义危机,80%以上的人口流离失所,超过100万人处于饥饿边缘。

六个月的以哈战争到底到底给以色列和世界带来了什么?

一、战场僵持不下

以色列对哈马斯宣战之时,内塔尼亚胡设定了两个目标:1.彻底摧毁哈马斯 2.带回人质。

为此,内塔尼亚胡政府不顾国际社会的压力,一意孤行在加沙开展军事行动,目标是彻底消灭哈马斯、拯救人质。结果是,战争打了半年了,加沙地带人道主义危机四起,但这两个目标还是没有实现。

巴勒斯坦卫生官员称,超过 33,000 名巴勒斯坦人在战争中丧生,其中约三分之二是妇女和儿童,虽然这个死亡人数不区分平民和武装分子。国际援助官员表示,大约三分之一的加沙人口正在面临灾难性的饥饿。

以色列通过谈判,救了部分人质,但剩下的人质依然无法靠军事手段解救。

二、哈马斯不会被摧毁

消灭哈马斯这件事目前也无法实现,就连以色列方面的评估也认为,哈马斯现在仍然具有上万人的力量。

以色列的攻势对加沙造成大规模破坏,让哈马斯损失惨重。以色列声称已杀死约 13,000名哈马斯,并摧毁了该组织在加沙大部分地区的军事能力。

然而,哈马斯在拉法地区仍然完好无损,其武装分子已在以色列先前宣布胜利的地区重新集结。拉法有哈马斯人员,这一点谁都不否认,连哈马斯都不否认。但以军最后还是放弃攻入。

这当然有巨大国际压力的缘故,以色列也不敢承担人道灾难的责任。真打进去,死伤几万甚至几十万人,以色列军对从上到下犯战争罪、反人道罪跑不了。

最重要的是,即使把拉法的巴勒斯坦人统统消灭,消灭哈马斯的目标还是不可能实现,因为更多的哈马斯会在加沙之外的巴勒斯坦人里产生。

巴勒斯坦分析人士哈利勒·萨耶格(Khalil Sayegh)表示,哈马斯不断重新集结,以色列还没有拿出任何替代方案:“当你打游击战争时,我认为最终的成败在于你是否能够生存,那么从现在看来,哈马斯是成功的。”

目前以色列面临两个都不怎么样的选择:要么接受人质和停火协议,让哈马斯存活下来;要么加强军事行动并征服加沙,希望哈马斯最终被摧毁。但这已经让国际社会非常不满。

期望以色列军方按目前的做法能够摧毁哈马斯或迫使其投降,只能是“一厢情愿”。

三、冲突外溢效应不断扩大

巴以冲突早期的外溢,最初出现在红海,也门胡塞武装使用无人机和导弹多次袭击与以色列相关的目标,最终让美英等国出手打击胡塞武装目标,但这也导致多家航运公司不得不避开相关航道,至使全球海运行业受创。

以色列未能阻止在北部战线每天遭受黎巴嫩武装组织真主党的袭击。与哈马斯不同的是,真主党规模大得多的武库仍然完好无损,使得边境两侧数万名背井离乡的平民的命运悬而未决。

在以色列看来,真主党、胡塞武装以及叙利亚、伊拉克境内一些武装组织都是伊朗的“代理人”。

而最近,以色列军方直接将苗头对准了伊朗,4月1日,以色列用导弹袭击了伊朗驻叙利亚大使馆领事部门建筑,导致包括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两名高级指挥官在内至少13人死亡。

伊朗外交政策事务专家阿斯加尔·扎雷伊则认为,以色列袭击伊朗驻叙利亚大使馆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转移全球舆论对其在加沙地带“罪行”的关注度。

伊朗方面誓言将做出强烈回应。紧张局势有可能将真主党的支持者伊朗拖入战局。以色列在全球各国的使馆目前高度戒备,该国卫生部还要求各大医院就可能出现的袭击做好应对准备。

四、以色列日益孤立

随着以色列不顾一切的在加沙地区展开军事行动,联合国国际法院已经开始调查针对以色列的种族灭绝指控,已命令以色列采取更多措施保护加沙平民。

这种孤立似乎在3月25日达到顶峰,当时联合国安理会不顾以色列的反对,通过了一项决议,要求斋月期必须停火,无条件释放所有被扣押人员,美国投了弃权票,以色列当即取消一个高级别代表团的访美行程。

从那时起,以在联合国唯一的盟友,也开始孤立以色列,特别是以军错误空袭杀死了七名援助人员之后,这七位志愿者主要都来自美,英,加拿大等西方国家,这彻底激怒了美国与其西方盟友。

五、与美国渐行渐远

目前拜登在摇摆州的民调输给特朗普。3月时,拜登警告以色列不要进攻拉法,不要让原本就不高的民调继续下滑,进攻拉法就是踩红线。内塔尼亚胡则置之不理,说没有美国支持,以色列也照样会对拉法地面进攻。

4月1日,美以举行高级别视频会议,双方大吵一架,媒体报道,拜登重新开始权衡是否推进向以色列转让180亿美元的武器方案。

4月5日,又一个标志性事件发生,佩洛西以及众议院40名民主党众议员联合致信拜登,要求暂停向以色列移交武器。要知道,佩洛西半年前还在“坚定的支持以色列”。

而拜登的当务之急,就是抓紧促成以色列与哈马斯之间的和谈。然而充当这场和谈的中间人,目前又少了一位...

六、以色列融入阿拉伯世界彻底泡汤

大家是否还记得突然“肋骨骨折”的沙利文,而这一事件导致的结果就是,他放弃了原本要代表美国会见沙特王储小萨勒曼,沙利文与萨勒曼所要讨论的一项重点,就是沙特与以色列的关系正常化。路透社发文:“沙利文期待重新安排行程,但没有提供日期。”

如果是真的能够促进沙特与以色列达成和平协议,沙利文就算骨折了,也得换布林肯去。4月1日已经宣布可以“讨论”了,沙利文却临时变卦,那只有一个原因:沙特这边压根儿没打算促成和谈。

去年10月6日,以色列一度与沙特达成和平协议,眼看就要进入获得穆斯林世界认可的新时代,一举摆脱多年来一直在中东边缘徘徊的境地。但在去年10月7日,随着哈马斯的突然袭击,这一切全部改变。

随着以色列进军加沙,肆意伤害巴勒斯坦人,沙特国内民意沸腾,根据华盛顿研究所在去年12月份做的民调,96%的沙特人都同意“阿拉伯国家应立即中断与以色列的所有外交、政治、经济和任何其他接触,以抗议其在加沙的军事行动”。

萨勒曼从上任起,就没有过唯美国马首是瞻,如今美国登门来“求情”,却让自己来承担国内民众的不满,萨勒曼自然可以选择“免谈”。

七、内塔尼亚胡的残酷政治赌博

回过来看以色列,内塔尼亚胡已经走到了一个无法回头的地步。

自战争爆发以来,内塔尼亚胡的支持率直线下降,许多人认为他对导致 10 月 7 日袭击发生的情报和安全失误负有责任。但他拒绝要求他辞职以及对其中可能出现的问题进行调查的呼吁。

目前,他的联盟伙伴也可能在民调中面临失败,但他们仍然坚定地支持他。讽刺的是,内塔尼亚胡面临的最大直接威胁与以哈战争只有些许的关联。以色列最高法院下令停止长期存在争议的免除极端正统派男子义务兵役的制度。

自10月7日以来已有 600多名士兵丧生,内塔尼亚胡将很难继续执行这一制度。但如果他试图强迫宗教人士服兵役,他可能会失去极端正统派伙伴的支持,并被迫提前举行选举。

《国土报》专栏作家、内塔尼亚胡传记作者安谢尔·普费弗(Anshel Pfeffer)写道“内塔尼亚胡既不会感到羞耻,也不愿承担责任,他无意主动辞职。”

随着巴以冲突的长期化,现在应该讲,形势是朝越来越不利于内塔尼亚胡的方向发展,尤其是以色列的国内政治矛盾。以前的抗议游行往往相对零星,要么是上百人、上千人;最近的游行已经是上万人的规模,甚至有媒体报道高达10万人。反对派要求结束同哈马斯的冲突、通过双方达成协议来解救人质。

对内塔尼亚胡来说,他要通过这场战争来保住颜面,在战争持续的过程中尽可能地延续政治生命。但如果发动战争的目标达不到,那么当战争最终结束,以色列举行大选时,内塔尼亚胡恐怕很难成为以色列民众的选择。所以,内塔尼亚胡某种程度上在进行一场残酷的政治赌博。

八、拜登或成为和谈关键

将池水越搅越浑,才是内塔尼亚胡可能继续延续政治生涯的唯一机会。这也是他为何选择进攻伊朗大使馆的原因。一旦伊朗下水,亲自参与战争,那么美国则很大概率的不得不加入进来。

但如今拜登面临大选,眼下只有一个选择:停火。4月5日,拜登写信给埃及和卡塔尔,呼吁他们对哈马斯施压,要求与以色列达成人质协议,CIA的局长威廉·伯恩斯已经赶赴开罗,就人质问题进行谈判。

而哈马斯代表团在周日的时候已经赶赴开罗,目前公开的条件是:永久停火,以色列军队撤出加沙,流离失所者返回居住地,保证人们行动自由,救济和住所,以及达成一项囚犯交换协议。

目前的以色列,更像是从布林肯的餐桌旁下来,被放在了餐桌上...


   关注 2098    返回
血饮:犹太全球影子政府空前撕裂!
血饮:伊朗打击以色列只欠东风!
 
 
关注官方手机微站
  
   
 
公司简介      咨询热线:13910949198(李桂松)      北京市平谷区中关村科技园区平谷园1区-21594(集群注册)          京ICP备16017448号
网站版权归  【北京云阿云互联网技术服务有限公司 】 所有      技术支持
TOP